《宽容》最抓人的潇洒是房龙其时,房龙曾在康

作者:历史人物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生于荷兰鹿特丹,是荷裔美国人,著名的作家、历史地理学家、学者。房龙曾在康奈尔大学、慕尼黑大学学习,在历史、文化、科学等方面都有所成就,代表作有《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等。因为对普及历史文化知识有着巨大贡献,故而房龙被称作伟大的文化普及者、大师级的人物。人物生平图片 1房龙 房龙青年时期先后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和德国慕尼黑大学学习,获得博士学位,房龙在上大学前后,屡经漂泊,当过教师,编辑,记者和播音员工作,在各种岗位上历练人生,刻苦学习写作,有一度还曾经专门从通俗剧场中学习说话技巧。1913年起他开始写书,直到1921年写出《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从此饮誉世界,直至1944年去世。房龙多才多艺,能说和写十种文字,拉得一手小提琴,还能画画,他的著作的插图便全部出自自己手笔。 年轻时的房龙,因经济拮据,像一头大象一样鲁莽地闯入了出版界。他指望出本 书挣钱维持生活,并以此成为到大学谋个教职的资本。但他选择的是写历史作品,当时没有人相信干这个能挣钱。由博士论文改写的《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因其新颖的风格颇受书评界的好评,但却只售出了不到700本,于是引来了出版商满怀怜悯的话语:“我想连在街上开公交车的也比写历史的挣得多。”但有一位芝加哥的书评家却预言,要是历史都这么写的话,不久历史书将名列畅销书榜。 当一位出版商有了同样的先见之明,房龙一生的转折点便到来了。这位出版商名叫霍雷斯·利弗奈特,房龙先后和他签约写了《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等等作品。他们的合作历时10个年头。《文明的开端》的意外热销已经表明霍雷斯·利弗奈特独具慧眼,而《人类的故事》不仅引来书评界的一片欢呼并获得最佳少儿读物奖,该书共印了32版,房龙本人的收益也不少于50万美元。就连给这本书挑错儿的历史教授也不禁发出感叹:在房龙的笔下,历史上死气沉沉的人物都成了活生生的人。 也许是熟悉历史的缘故,房龙还是较早视希特勒上台为严重威胁的少数美国人之一。1938年,他出版《我们的奋斗——对希特勒所著的回答》,摆出了与德国纳粹势不两立的架势。在德国入侵他的故国荷兰、野蛮轰炸了他的出生地鹿特丹之后,房龙自称“汉克大叔”,在美国通过短波广播对被占领的荷兰进行宣传,以他特有的机智向受难的同胞传递了许多信息。房龙的作品图片 2房龙 房龙的主要著述有: 《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又名《荷兰共和国兴衰史》)、《荷兰航海家宝典》(又名《航行于七大洋的船舶》)、《发现简史》、《古人类》、《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美洲的故事》、《制造奇迹的人》、《伦勃朗的生平与时代》(又名《伦勃朗的人生苦旅》)、《房龙地理》(又名《人类的家园》)、《艺术》、《太平洋的故事》、《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生平与时代》、《托马斯·杰弗逊》、《西蒙·玻利瓦尔的生平与时代》。房龙的经典名言 宽容,容许别人有行动和判断的自由,对异于自己或传统见解的观点有耐心与公正的容忍。 历史多么无情而又有情,不遗忘每一个对历史的贡献,也不宽容每一个对历史的障碍。 我重复一遍,恐惧是所有不宽容的起因。 如果你一开始就画出来了,那好极了。如果你没有画出来,你就从头再来一遍,直到最后你把它画出来了。别的做法,都是瞎扯淡,白浪费时间。 勇气有许多种,但一等功勋应该留给那些举世无双的人们,他们单枪匹马,敢于面对整个社会,在最高法庭进行了宣判,而且整个社会都认为审判是合法公正的时候,敢于大声疾呼正义。人物评价图片 3房龙 褒扬 许多青少年就是在房龙著作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房龙著作文笔优美,知识广博,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干燥无味的科学常识,经他的手笔,无论大人小孩,读他的书的人,都觉得娓娓忘倦了,在茶余饭后,得到一点科学常识。读房龙的书,对他亲手绘制的插图断不可视而不见。相反,它们是房龙作品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文字难以替代的内容。 房龙为写作历史耗费了毕生的精力与健康,用他平易近人、生动流畅的文笔把高深、晦涩的历史知识和理解、宽容和进步的思想普及到广大普通读者中,向无知与偏执不懈地挑战,其精神与功绩都值得后世的赞扬。关于房龙叙述历史的立足点,房龙始终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在写作。虽然作为一个过了20岁才移居美国的荷兰人,他不可避免地更多写到他熟悉的西方,也更钟情于他的故国,但他绝不是西方中心论者。他一直在努力从人类的眼光来观察和叙述.超越地区的、宗教的、党派的和种族的偏见。他反对任何形式的狭隘,包括那种为了给本民族增光而歪曲事实的超爱国主义。 批评 有读者批评在《房龙地理》中,因其将西藏与中国分作独立的两章撰写,使得中国大陆的版本都以注释声明立场。 20世纪30年代,房龙在其文学作品《地球的故事》中提出猜想“中国的万里长城也许是人类在月球上唯一能用肉眼观察到的建筑”。这一猜想在几十年后美国宇航员登月之后被证明错误。而房龙的这一错误说法却被当做谬误广泛流传在学界。

房龙生于荷兰,是荷裔美国人,著名的作家、历史地理学家。房龙曾在康奈尔大学和慕尼黑大学学习,当过教师、记者、播音员等工作,因为《人类的故事》一书而一战成名,从此享誉世界。那么,房龙的作品都有哪些呢?图片 4房龙 美国作家房龙简介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Hendrik Willem Van Loon 1882--1944),荷裔美国人,著名学者,作家,历史地理学家。1882年出生在荷兰鹿特丹,他是出色的通俗作家,在历史、文化、文明、科学等方面都有著作,而且读者众多,是伟大的文化普及者,大师级的人物。 1913年起他开始写书,直到1921年写出《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从此饮誉世界,直至1944年去世。房龙多才多艺,能说和写十种文字,拉得一手小提琴,还能画画,他的著作的插图便全部出自自己手笔。 也许是熟悉历史的缘故,房龙还是较早视希特勒上台为严重威胁的少数美国人之一,曾在美国通过短波广播对被占领的荷兰进行宣传。 房龙的作品 房龙的主要著述有: 《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又名《荷兰共和国兴衰史》)、《荷兰航海家宝典》(又名《航行于七大洋的船舶》)、《发现简史》、《古人类》、《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美洲的故事》、《制造奇迹的人》、《伦勃朗的生平与时代》(又名《伦勃朗的人生苦旅》)、《房龙地理》(又名《人类的家园》)、《艺术》、《太平洋的故事》、《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生平与时代》、《托马斯·杰弗逊》、《西蒙·玻利瓦尔的生平与时代》。

三小姐:怎么想到推荐《圣经的故事》这本书?

文/宝木笑

由于令人讨厌的8天国庆长假(也许只是我不喜欢),加上这两周的生产实习,也就是三周的时间不用上课,也就是不用早起了,可以晚睡了,可以很放荡的利用时间了,不过还好可以找到两本好书来读读。其实,有时候只是想写点什么东西,但又不知道要写什么,也许是因为生活太过于平淡了吧!就写写读的这两本书吧。《宽容》《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作者都是房龙,一个美国作家,应该可以算一个传奇人物吧,有博大精深的历史知识。

六先生:有两方面的原因,情感的和理性的。

当今天我们谈论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的《宽容》的时候,仍然会带着某种微微的惊讶,觉得两千年的人类思想史,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西方文明史及宗教史竟然可以写的如此好看。当然,更多情况下,我们是被一种精神上的桀骜和潇洒折服,这是一本勇敢而深刻的书,毕竟在《宽容》出版的1925年,欧美的整体宗教环境仍然不乏严苛,像房龙这般敢于以基督教为解剖样本进行叙事的历史作家还是很少数。《宽容》最抓人的潇洒是房龙其时“另类历史”写作的开拓性,而其最为犀利的桀骜却在于一针见血地指出人类文明的动物性,初读《宽容》的微微惊讶也许更是一种看穿看透后的轻轻阵痛。

《宽容》书中所写的与我们所理解的不同,它似乎站了一个更高的高度,这本书从原始社会一直写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主要论及了西方宗教历史上的不宽容及为这种不宽容所进行的斗争,但它似乎又远远超过了宗教领域。如在书的前言的前面就引用了孟德斯鸠的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在流血,一颗心宽容”。作者房龙告诉我们人们的不宽容是因为懒惰,因为无知,因为自私自利。想想我们是不是也因为无知,懒惰,自私自利做了很错事。房龙说无知的人只因他,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了。书中还有很多精彩的句子,如生活意味着进步,进步意味着磨难。

三小姐:情感的原因,这怎么讲?

但凡像《宽容》这种能够将宏大叙事举重若轻处理的作品,必然出自“剑走偏锋”的鬼才亦或“天纵英姿”的天才,房龙却似乎介于两者之间。19世纪的“80后”房龙在青少年时期并未表现出什么过人的天赋,相反在个人事业方面,房龙颇有些大器晚成,直到近40岁才凭借《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在这之前的岁月,房龙当过教师、编辑、记者和播音员等,接触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构建在深厚人生阅历基础上的自嘲和嬉笑,更能感受到一种入木三分的深刻和远见。比起《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和《圣经的故事》,其实《宽容》这本颇有些历史随笔性质的书让人觉得更贴近房龙,因为其中有一股悲天悯人的平和气质。

《人类的故事》从人类的起源到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精炼的论述,人类至今大概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了才发展到了我们现在,而对于我们这仅有的几十年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只应倍加珍惜。

六先生:6月4日至12日咱俩去以色列、约旦、巴勒斯坦国旅行,看了很多与耶稣基督、使徒彼得有关的基督教纪念地。

然而,就《宽容》的主题来讲,却是极为沉重和宏大的。《宽容》的文本组织很巧妙,虽然题目取为“宽容”,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部讲述人类不宽容历史的著作,而房龙又以人类文明发展特别是西方宗教发展的历程来揭示这样的主题,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中世纪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直至近代,基本上西方思想的重要节点和人物事件都得到了涵盖,给人一种层层推进的设计感。从文本内容角度来讲,这部“不宽容史”很抓人,人们往往一边读一边感慨:“我的天,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似乎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另一面,一边是柏拉图、伊拉莫斯、拉伯雷、蒙田、斯宾诺莎、伏尔泰等人对真理和宽容的苦苦求索和深切呼唤,另一边却是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所……那里充塞着迫害、屠杀、酷刑、令人发指的暴行,浸透了血泊和泪水。房龙在未成名之前就有着颇具野心的创作追求,他的作品向来立足点极高,一定要努力从全人类的高度来观察和叙事,因而在阐述人类思想和文明发展史的同时带着难得的冷静和自省。

《圣经的故事》书中讲了犹太民族的形成和历史变迁,他们信仰他们的神耶和华即他们眼中的“上天之主”他们遵循他的一系列指令,他们经历了民族的团结裂化,裂化团结,一次次迁移,他们要实现伟大的帝国梦想,但最终没能实现。在我看来,他们是经历了两个上帝,残忍暴力的耶和华和宽容博爱的耶稣,他们虽没能实现帝国的梦想,基督教却成为了世界宗教,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人要有某种信仰。

三小姐:耶稣受洗地、彼得献心堂、“苦路”十四站、鸡鸣堂……。一次终生难忘的旅行啊,既是感官的体验、也是心灵的洗礼。

正是在这种冷静和自省的基调下,我们才说《宽容》的主题并非仅仅是讲述人类文明史,亦或西方宗教史那样简单,甚至我们说这是一部叙事独特的“不宽容史”也与其主题有着些许差距。前面已经提到了,房龙最为犀利的桀骜在于一针见血地指出人类文明的动物性,如果一定要讨论房龙这部书的文本内核,也许用“基督已死”来形容并不为过。《宽容》的视角是西方中心的,特别是顺延基督教发展为主线,当最初古犹太人设立仪式,为受封君王、祭司者头上敷膏油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受膏者”即基督会成为后世耶稣的专指,而按照房龙的想法,耶稣在总督彼拉多执政时受难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依然不会想到他所宣扬的会成为后世最难以评说的人类文明组成大系之一。虽然我们没有必要考证房龙的个人信仰,但从《宽容》对基督教的叙事来看,他是完全坚守近乎无神论的理性的,即宗教只是人类思想史和文明史的产物,而不是凌驾其之上的天国。

由于自己的知识有限,加上书中涉及的人物,历史,背景都很繁杂,因此也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遍。

六先生:遗憾的是,在此之前对《圣经》和基督宗教了解太少。

那么,“基督已死”何以可以成为《宽容》的主题内核,也许我们用人类文明的动物性悖反来进行注解就相对简单得多了。这仍然涉及到人类文明发展的问题,虽然房龙在提到基督教的产生和传播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冠以“桎梏的开端”的标题,但其仍然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尽管我觉得野人和土著最不懂得宽容,但我也明白,在那样恶劣的生存环境里,专制与独裁实属情非得已”。但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一直梳理到20世纪,一向行文活泼乐观的房龙依然只能给读者这样一个现状:“社会刚开始摆脱宗教偏执的恐怖,又得忍受随后更为痛苦的种族不宽容、社会不宽容以及其他不足挂齿的不宽容”。这仿佛一个莫比乌斯环,宽容是文明的最大标志和标准,对真理的求索和对自由的憧憬推动着人类思想的进步,然而精神与肉体在这其中更多扮演着纠结和对抗的角色,人类虽然一直坚定地认为“人”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称谓,但从整个人类文明史角度来看,动物性却永远深埋在人的基因里,它时刻在悖反着人类文明的走向和努力。

其实,书真的是非常好的东西,但我却没有办法喜欢上它。。。

三小姐:那理性的原因,又该怎么讲?

与这种悖反相对应的,正是房龙在《宽容》中着重提出的人类不宽容的来源。在房龙看来人类不宽容的来源就是其分类标准本身,即可分为懒惰造成的不宽容、无知造成的不宽容、私利造成的不宽容。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懒惰造成的不宽容最为普遍,人们因为懒惰地抱着已成的世界观而无法接受不同的事物,比如父母看不惯孩子的奇怪行径,具有超前思想的先锋往往会被视为人类的敌人等。这实际上是人类“舒适区”动物性的最主要范畴,房龙的“懒惰”提法虽然显得有些戏谑,但不愿改变带来的不愿接受,不愿接受带来的无法宽容和敌视确实是一种最为普遍的不宽容。

六先生:这本书至少有三大看点。

顺着这样的思路,房龙提出了第二类不宽容,也是危害更大的不宽容——无知造成的不宽容。按照房龙的分析,一个无知的人为了给自己的缺乏寻找借口,大多会在灵魂中筑起一个自以为是的可怕堡垒,在上面他可以蔑视他所有的敌人,质疑他们活的理由,“非我族类其心必诛”并非完全指代一种狭隘,其更多是一种人类动物性的表象。在人类的原始社会阶段,由于对同类和自然知识的匮乏,“差异性”完全和后世文明中的“多样性”没有半点关系,“差异”意味着族群的不同,意味着食物和领地的争夺,意味着生存权的逼问。不管后世如何高唱福音,在各种宗教、政治甚至感情的迫害中,在各种冠冕堂皇和让人目眩神迷的理由背后,这种由于无知带来的激烈排他时时刻刻都在蛊惑着人类走向文明的反面。

三小姐:“事不过三”。咱先说第一大看点?

如果说懒惰和无知带来的不宽容充满着人类的动物性本能,那么房龙提出的第三类不宽容——私利也就是嫉妒引起的不宽容,则仿佛吃掉红苹果后被贬出伊甸园的人类始祖,带有着半人半兽的动物性。道金斯在那本红遍世界人类学和社会学圈子的《自私的基因》中同样对这种半人半兽的尴尬给予了充分的阐述,只不过在以“冷酷”著称的道金斯看来,正是这种动物性使人类得以在地球的万物竞争中脱颖而出。这样说来,作为这种看法更早的前辈的房龙确实更具人文情怀,面对这种“自私的基因”,《宽容》并未沾沾自喜,而是充满着一种客观的评价,这种客观也让这本书时刻保持着前文我们提到的一针见血的犀利:

六先生:当然是因为《圣经》这本书本身。不记得是哪位名人说的:《圣经》是人生的必读书目之一。打个比方吧:了解中国人,必须读《论语》;了解西方人,必须读《圣经》。

“自古人类形成之时起,就似乎有一条不可避免的规律,即小部分聪明男女统治,大部分不太聪明的男女服从。两类人在不同时代中分别有不同的名字,一方代表力量和领导,另一方代表软弱和屈从,分别称为帝国、教堂、骑士、君主和民主、奴隶、农奴、无产者。但是,操纵人类发展的神秘法则无论是在莫斯科,还是在伦敦、马德里和华盛顿,都异曲同工,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它常常以怪异的形式或伪装出现,披上拙劣的外衣,高喊对人类的爱、对上帝的忠实和给绝大多数人带来最大好处的谦卑愿望。但是在宜人的外壳下面却一直藏有并继续藏有原始法则的严酷真理:人的第一职责是生存。”

图片 5

房龙的作品文笔了得,传颂广泛的警句无数,比如“这是历史的又一条奇怪法则:表面的变化越大,就越一成不变”、“人们在没有恐怖笼罩的时候,是很倾向于正直和正义的”等等,然而上面那段论述实在应该是《宽容》甚至其所有带着自由主义风格作品的最佳思想自述。在房龙貌似“愤青”的腔调里,其实掩映着类似我们“中庸”般的辩证:一方面指出人们在政治、宗教等人类文明活动当中刻意掩盖的虚伪本质,一方面指出人类文明在面对自身动物性悖反的无力和无奈。“私利也就是嫉妒引起的不宽容”可以追溯到圣经中的描写,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自然就产生了恐惧,导致了不宽容,而恐惧则是房龙在整个《宽容》文本架构叙述结束后的最终落脚点。

三小姐:对很多人来说,读懂《圣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房龙大声宣告:“不宽容不过是群众自我保护本能的一种表现,恐惧是所有不宽容的根源。”动物在恐惧的时候除了逃避,更多的第一反应是亮出獠牙进行威胁,当2600多年前苏格拉底向世人宣称:“世界上谁也无权命令别人信仰什么,或剥夺别人随心所欲思考的权力……必须拥有讨论所有问题的充分的自由,必须完全不受官方的干涉”,当500年前布鲁诺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国家无权告诉人们应该想什么,社会不应该用剑惩处不同意通常公认的教理的人”,甚至当一生宣扬爱与宽容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的时候,人类其实都有着机会在先贤的牺牲中反躬自省,浴火重生。遗憾的是,长久以来我们所称颂更多是基督的复活,对于之前的死亡常常以某种牺牲加以敷衍,基督的复活更像是一种人类对自身文明理想化的象征。

六先生:这正是《圣经的故事》这本书的价值所在。正如译者邓嘉宛所言:“这书是一座桥梁,帮助读者从简易的《圣经的故事》通往厚重的《圣经》。甚至,读者有兴趣的话,可进一步从历史的知识走向信仰的认识。”

只是,这样美好的想法难免过于天真,现实则是动物性将伴随人类足够久远的时间,只要恐惧仍然存在。谁也不会在这场以基督之死为代表的人类文明动物性悖反中幸存,因为恐惧的存在,残酷的人很容易变得残忍,幻想自己是上帝亦或其他任何信仰偏爱的子民,似乎得到了神的赞许去折磨那些令他们不快的人,而这种人往往并没有满脸的横肉,或狡诈的眼神,就像你我平日见到的每一个一起挤公交地铁上下班的普通陌生人,但“好心人和其他方面善良的人也跟他们最凶狠、嗜血的邻居一样,很容易抱有这种极为致命的幻想,这在史学上和心理学上都是一个常识”。

三小姐:再说第二大看点吧。

90多年前的1925年,房龙在踌躇满志地奋笔疾书,多年的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让他明白成功和金钱对于一个移民美国的码农意味着什么,还好自己已经打开了书籍的销路。只是他不会知道自己的作品日后在美国的知名度会这样高,上世纪很多美国人会说自己是读着房龙的书长大的,这在出版业极为发达的美国是很难得的,这不仅需要好看,更主要的是需要一种类似“启示”的东西,唯有此才会在一个人的成长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而《宽容》偏近自由主义的独立思索精神正是一个人成长所必需的。当然,很多人对房龙的某些悲观不甚满意,比如房龙虽然宣称“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它将紧随人类获得的第一个胜利——征服自身恐惧心理的载入史册的胜利——而到来”,却黑色幽默般地给出了这样一个预测时间:“这可能需要一万年,也可能需要十万年”。然而,这种对于人类自身动物性的清醒认识也正是房龙和《宽容》最可宝贵的“启示”,毕竟“宽容就如同自由。只是乞求是得不到的。只有永远保持警惕才能保住它。”

六先生:《圣经的故事》是房龙的三部代表作之一。

—END—

三小姐:另外两部是《人类的故事》、《宽容》吧?

六先生:没错。亨德里克·威廉·房龙(1882年-1944年)是荷兰裔美国人,著名学者、作家、历史地理学家。1921年出版的《人类的故事》让他一举成名、享誉世界,1925出版的《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再次给他带来了世界性的声誉。1985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首次出版《宽容》的中译本,1988年当年加印了11次,于2008年跻身“20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100本书”。

三小姐:查了一下百度,《圣经的故事》是1923年出版的,累计销量至今已经达到上千万册,并被翻译成上百种文字。

六先生:房龙说他是为年轻人写这本书的:“你们人生中总会有一段迫切需要智慧的时候,而那些智慧就隐藏在这些古老的编年史里。并且数百个世代以来,《圣经》一直是人最忠心的伴侣。我仅仅是要告诉你们,我认为你们该知道这本书,因为你们的人生会因此充满更多的理解、宽容和爱,这会使人生变得美善,并且进而变得圣洁。”这本书卖出了上千万册,读者应该囊括了各个年龄段。

三小姐:房龙出生于1882年,这本书出版那一年41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的人生阅历和渊博知识足以驾驭这个题材。

六先生:的确如此。这本书的写作手法通俗、有趣,叙述语言朴素、睿智,有兴趣的人都能看得懂,确实是“大手笔”。

三小姐:第三大看点呢?

六先生:这个中译本是台湾女翻译家邓嘉宛的手笔。

三小姐:邓嘉宛,《魔戒》貌似就是她翻译的吧?

六先生:是的。邓嘉宛出生于1962年,获得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社会语言学硕士,1995年开始从事文学与基督宗教神学翻译工作,至今已超过20年。《魔戒》是2012年春天开始翻译的,那一年她五十岁,为了翻译这本书她全职无休地连续奋战了10个月。

三小姐:蛮拼的!《魔戒》的中译本好像不止这一个版本。

六先生:你说的是朱学恒翻译的《魔戒》吧?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网上有不少帖子对邓嘉宛版和朱学恒版作了对比,有网友认为:朱版“简单易读、适合新读者,如同口渴时的一杯饮料”,邓版“优美、但脑补较累,适合深度阅读者,如同香茗需要细细地品。”

三小姐:邓嘉宛比房龙晚出生了整整80年,在这80年里世界发生的变化何止天翻地覆,如果房龙依然健在,今年“134岁”的他会怎么看50岁的邓嘉宛翻译的《圣经的故事》?六先生:你的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不过,“万变不离其宗”,人与人在心灵上是相通的,而宗教要解决的正是心灵层面的问题。房龙的原著是一本好书,邓嘉宛的译本又非常棒,所以我要安利给大家。

三小姐:三大看点都说完了,咱们也该散步去了。

六先生:走起!


   参考文献:《圣经的故事》/(美)亨德里克·威廉·房龙著,邓嘉宛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

   权益声明:文章及图片权益均归属于“三六书屋”,转载请注明,若不慎侵权请删除或告知。言不尽意,谨致谢忱!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