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张松在返回益州途中经过荆州之时,二、

作者:世界史

图片 1

 ; ; ; 一、张松见过刘备的史料记载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六十回,发生在法正出使荆州期间,相关人物分别为法正和刘备。原文如下:

(灿烂海滩原创作品,严禁转载)

(灿烂海滩原创作品,严禁转载)

一、张松见过刘备的史料记载

 ; ; ;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引《吴书》曰:备前见张松,后得法正,皆厚以恩意接纳,尽其殷勤之欢。因问蜀中阔狭,兵器府库人马众寡,及诸要害道里远近,松等具言之。又画地图山川处所,由是尽知益州虚实也。

图片 2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六十回,发生在张松在返回益州途中经过荆州之时,相关人物分别为张松和刘备。原文如下: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六十回,发生在张松在返回益州途中经过荆州之时,相关人物分别为张松和刘备。原文如下: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引《吴书》曰:备前见张松,后得法正,皆厚以恩意接纳,尽其殷勤之欢。因问蜀中阔狭,兵器府库人马众寡,及诸要害道里远近,松等具言之。又画地图山川处所,由是尽知益州虚实也。

 ; ; ; 《吴书》的记载说的很清楚,刘备是前面先见过张松,后面又见了法正,并且法正不仅是是见过,而且是得到了。刘备对于这两个来自益州的重要人物,是“皆厚以恩意接纳,尽其殷勤之欢。”这句话虽然说的比较模糊,但是不难想象,应当是刘备对张松等人许诺了如果取得益州后的优厚待遇问题。而张松等在得到了这样的恩意许诺之后,自然是把益州的核心机密完全透露给了刘备,并尽心竭力地位刘备谋取益州。

玄德拆封视之。书曰:“族弟刘璋,再拜致书于玄德宗兄将军麾下:久伏电天,蜀道崎岖,未及赍贡,甚切惶愧。璋闻吉凶相救,患难相扶,朋友尚然,况宗族乎?今张鲁在北,旦夕兴兵,侵犯璋界,甚不自安。专人谨奉尺书,上乞钧听。倘念同宗之情,全手足之义,即日兴师剿灭狂寇,永为唇齿,自有重酬。书不尽言,耑候车骑。”玄德看毕大喜,设宴相待法正。酒过数巡,玄德屏退左右,密谓正曰:“久仰孝直英名,张别驾多谈盛德。今获听教,甚慰平生。”

图片 3

图片 4

《吴书》的记载说的很清楚,刘备是前面先见过张松,后面又见了法正,并且法正不仅是是见过,而且是得到了。刘备对于这两个来自益州的重要人物,是“皆厚以恩意接纳,尽其殷勤之欢。”这句话虽然说的比较模糊,但是不难想象,应当是刘备对张松等人许诺了如果取得益州后的优厚待遇问题。而张松等在得到了这样的恩意许诺之后,自然是把益州的核心机密完全透露给了刘备,并尽心竭力地位刘备谋取益州。

 ; ; ; 恩意——情意,恩情。汉郑玄注:“《聘义》所谓时赐无常数,由恩意也。”

图片 5 展开剩余86%

玄德举酒酌松曰:“甚荷大夫不外,留叙三日;今日相别,不知何时再得听教。”言罢,潸然泪下。张松自思:“玄德如此宽仁爱士,安可舍之?不如说之,令取西川。”乃言曰:“松亦思朝暮趋侍,恨未有便耳。松观荆州:东有孙权,常怀虎踞;北有曹操,每欲鲸吞。亦非可久恋之地也。”玄德曰:“故知如此,但未有安迹之所。”松曰:“益州险塞,沃野千里,民殷国富;智能之士,久慕皇叔之德。若起荆襄之众,长驱西指,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玄德举酒酌松曰:“甚荷大夫不外,留叙三日;今日相别,不知何时再得听教。”言罢,潸然泪下。张松自思:“玄德如此宽仁爱士,安可舍之?不如说之,令取西川。”乃言曰:“松亦思朝暮趋侍,恨未有便耳。松观荆州:东有孙权,常怀虎踞;北有曹操,每欲鲸吞。亦非可久恋之地也。”玄德曰:“故知如此,但未有安迹之所。”松曰:“益州险塞,沃野千里,民殷国富;智能之士,久慕皇叔之德。若起荆襄之众,长驱西指,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恩意——情意,恩情。汉郑玄注:“《聘义》所谓时赐无常数,由恩意也。”

 ; ; ; 二、否定张松见过刘备的说法

法正谢曰:“蜀中小吏,何足道哉!盖闻马逢伯乐而嘶,人遇知己而死。张别驾昔日之言,将军复有意乎?”玄德曰:“备一身寄客,未尝不伤感而叹息。尝思鹪鹩尚存一枝,狡兔犹藏三窟,何况人乎?蜀中丰余之地,非不欲取;奈刘季玉系备同宗,不忍相图。”法正曰:“益州天府之国,非治乱之主,不可居也,今刘季玉不能用贤,此业不久必属他人。今日自付与将军,不可错失。岂不闻逐兔先得之语乎?将军欲取,某当效死。”玄德拱手谢曰:“尚容商议。”

图片 6

图片 7 展开剩余81%

二、否定张松见过刘备的说法

 ; ; ; 卢弼的《三国志集解》中,在《三国志 蜀书刘备传》注引《吴书》之后评论道:“《通鉴考异》曰:按《刘璋、刘备传》,松未尝先见备,《吴书》误也。”——因此,北宋司马光大概是最早认为张松没有见过刘备的人,而后世学者比如卢弼等也都认同司马光的这种意见。

图片 8

玄德曰:“备安敢当此?刘益州亦帝室宗亲,恩泽布蜀中久矣。他人岂可得而动摇乎?”松曰:“某非卖主求荣;今遇明公,不敢不披沥肝胆:刘季玉虽有益州之地,禀性暗弱,不能任贤用能;加之张鲁在北,时思侵犯;人心离散,思得明主。松此一行,专欲纳款于操;何期逆贼恣逞奸雄,傲贤慢士,故特来见明公。明公先取西川为基,然后北图汉中,收取中原,匡正天朝,名垂青史,功莫大焉。明公果有取西川之意,松愿施犬马之劳,以为内应。未知钧意若何?”

玄德曰:“备安敢当此?刘益州亦帝室宗亲,恩泽布蜀中久矣。他人岂可得而动摇乎?”松曰:“某非卖主求荣;今遇明公,不敢不披沥肝胆:刘季玉虽有益州之地,禀性暗弱,不能任贤用能;加之张鲁在北,时思侵犯;人心离散,思得明主。松此一行,专欲纳款于操;何期逆贼恣逞奸雄,傲贤慢士,故特来见明公。明公先取西川为基,然后北图汉中,收取中原,匡正天朝,名垂青史,功莫大焉。明公果有取西川之意,松愿施犬马之劳,以为内应。未知钧意若何?”

卢弼的《三国志集解》中,在《三国志蜀书刘备传》注引《吴书》之后评论道:“《通鉴考异》曰:按《刘璋、刘备传》,松未尝先见备,《吴书》误也。”——因此,北宋司马光大概是最早认为张松没有见过刘备的人,而后世学者比如卢弼等也都认同司马光的这种意见。

 ; ; ; 但是,从相关史料的记载看,并没有明确说张松没有见过刘备。司马光仅仅因为《刘璋、刘备传》中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就否定《吴书》中明确记载张松见过刘备的观点,其实很有问题。

按照小说的情节发展,张松极力怂恿刘璋邀请刘备入蜀。刘璋不顾黄权、王累等人的反对,同意了张松的意见,派遣法正带着自己的亲笔信来到荆州邀请刘备。法正与刘备见面后,再度向刘备提出夺取益州之事。不过,刘备并没有表态,而是让诸葛亮将法正送到馆舍休息,自己又与庞统进行商议。庞统极力主张夺取益州,劝刘备火速行动。最终,刘备采纳了泮宫他能够的建议,率部进入益州。

图片 9

图片 10

但是,从相关史料的记载看,并没有明确说张松没有见过刘备。司马光仅仅因为《刘璋、刘备传》中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就否定《吴书》中明确记载张松见过刘备的观点,其实很有问题。

 ; ; ; 《三国志蜀书刘璋传》记载:璋闻曹公征荆州,已定汉中,遣河内阴溥致敬于曹公。加璋振威将军,兄瑁平寇将军。瑁狂疾物故。璋复遣别驾从事蜀郡张肃送叟兵三百人并杂御物于曹公,曹公拜肃为广汉太守。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会曹公军不利于赤壁,兼以疫死。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

图片 11

按照小说的情节发展,张松封刘璋之命前往许都,本想巴结曹操对抗张鲁,孰料曹操态度傲慢,令张松非常不满。张松出言讥笑曹操,被赶出了许都。在返回益州途中,张松来到荆州,受到刘备的隆重接待。张松思前想后,决定投靠刘备,从此成为刘备在刘璋集团的内应。最终,在张松的大力协助下,刘备终于进入益州并击败了刘璋。

按照小说的情节发展,张松封刘璋之命前往许都,本想巴结曹操对抗张鲁,孰料曹操态度傲慢,令张松非常不满。张松出言讥笑曹操,被赶出了许都。在返回益州途中,张松来到荆州,受到刘备的隆重接待。张松思前想后,决定投靠刘备,从此成为刘备在刘璋集团的内应。最终,在张松的大力协助下,刘备终于进入益州并击败了刘璋。

《三国志蜀书刘璋传》记载:璋闻曹公征荆州,已定汉中,遣河内阴溥致敬于曹公。加璋振威将军,兄瑁平寇将军。瑁狂疾物故。璋复遣别驾从事蜀郡张肃送叟兵三百人并杂御物于曹公,曹公拜肃为广汉太守。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会曹公军不利于赤壁,兼以疫死。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

 ; ; ;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记载: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遥闻曹公将遣锺繇等向汉中讨张鲁,内怀恐惧。别驾从事蜀郡张松说璋曰:“曹公兵强无敌于天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取蜀土,谁能御之者乎?”璋曰:“吾固忧之而未有计。”松曰:“刘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善用兵,若使之讨鲁,鲁必破。鲁破,则益州强,曹公虽来,无能为也。”璋然之,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先主,前后赂遗以巨亿计。正因陈益州可取之策。

本文要介绍的成语,是法正口中的“何足道哉”, 意为不值一提,带有轻蔑之意。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是宋人胡仔《苕溪渔隐丛语·杜牡之》中的“意在言外,而幽怨之情自见,不待明言之也,诗贵夫如此。若使人一览而意尽,亦何足道哉。”

图片 12

图片 13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记载: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遥闻曹公将遣锺繇等向汉中讨张鲁,内怀恐惧。别驾从事蜀郡张松说璋曰:“曹公兵强无敌于天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取蜀土,谁能御之者乎?”璋曰:“吾固忧之而未有计。”松曰:“刘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善用兵,若使之讨鲁,鲁必破。鲁破,则益州强,曹公虽来,无能为也。”璋然之,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先主,前后赂遗以巨亿计。正因陈益州可取之策。

 ; ; ; 《三国志蜀书法正传》记载: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

图片 14

本文要介绍的成语,是张松口中的“犬马之劳”, 意为像犬马一样所做的操劳,表示心甘情愿受人驱使,为人效劳。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是《汉书•孔光传》中的“臣光智谋浅短,犬马齿载诚恐一旦颠仆,无以报称。”

本文要介绍的成语,是张松口中的“犬马之劳”, 意为像犬马一样所做的操劳,表示心甘情愿受人驱使,为人效劳。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是《汉书•孔光传》中的“臣光智谋浅短,犬马齿载诚恐一旦颠仆,无以报称。”

《三国志蜀书法正传》记载: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

 ; ; ; 《后汉书刘璋传》记载:璋因遣别驾从事张松诣操,而操不相接礼。松怀恨而还,劝璋绝曹氏,而结好刘备。璋从之。

小说中描述的刘璋邀请刘备进入益州的故事情节,是历史的真实,但过程却有着很大的差异。按照小说的描述,张松出使许昌遭曹操羞辱,在返回益州时途径荆州。诸葛亮巧妙布置,令张松有了投靠刘备之心。之后,张松献出西川地图,极力鼓动刘备夺取益州。但在真实的历史当中,张松受辱后,并未到过荆州,直接回到了益州。

图片 15

图片 16

《后汉书刘璋传》记载:璋因遣别驾从事张松诣操,而操不相接礼。松怀恨而还,劝璋绝曹氏,而结好刘备。璋从之。

 ; ; ; 以上史料,虽然确实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但是也没有说张松没见过刘备。而《吴书》成了记载张松见过刘备的唯一史料。

图片 17

与真实的历史相对比,小说中提到的这段张松出使荆州并成为刘备内应的故事情节纯属虚构。据《三国志•刘二牧传》载:“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该传注引《魏氏春秋》亦称;“张松见曹公,曹公方自矜伐,不存录松。松归,乃劝璋自绝。”从这两段记载来看,小说中提到的张松在赤壁之战后在许都面见曹操完全是子虚乌有之事。历史上的张松与曹操见面的地点应该是在荆州的州治襄阳,时间则是在赤壁之战爆发前。同时,从这两段记载也可以发现,张松并没有见过刘备。

与真实的历史相对比,小说中提到的这段张松出使荆州并成为刘备内应的故事情节纯属虚构。据《三国志•刘二牧传》载:“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该传注引《魏氏春秋》亦称;“张松见曹公,曹公方自矜伐,不存录松。松归,乃劝璋自绝。”从这两段记载来看,小说中提到的张松在赤壁之战后在许都面见曹操完全是子虚乌有之事。历史上的张松与曹操见面的地点应该是在荆州的州治襄阳,时间则是在赤壁之战爆发前。同时,从这两段记载也可以发现,张松并没有见过刘备。

以上史料,虽然确实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但是也没有说张松没见过刘备。而《吴书》成了记载张松见过刘备的唯一史料。

 ; ; ; 三、某些史料会根据需要对一些见面不加记载

据《三国志·刘二牧传》载:“璋闻曹公征荆州,已定汉中,遣河内阴溥致敬于曹公。加璋振威将军,兄瑁平寇将军……璋复遣别驾从事蜀郡张肃送叟兵三百人并杂御物于曹公,曹公拜肃为广汉太守。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会曹公军不利于赤壁,兼以疫死。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

图片 18

图片 19

三、某些史料会根据需要对一些见面不加记载

 ; ; ; 仅仅因为其他史料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就能否定见过面得史料记载吗?其实是不能的。我们举例说明:

图片 20

不过,虽然张松与刘备并未谋面,但成为刘备的内应却是历史的真实。按照《三国志•刘二牧传》的记载,张松回到益州后,力劝刘璋放弃巴结曹操的打算,改与刘备交好。张松是这样告诉刘璋的:“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此后,“遣法正连好先主,寻又令正及孟达送兵数千助先主守御”,再后来便有了刘备邀请刘备入蜀之事。

不过,虽然张松与刘备并未谋面,但成为刘备的内应却是历史的真实。按照《三国志•刘二牧传》的记载,张松回到益州后,力劝刘璋放弃巴结曹操的打算,改与刘备交好。张松是这样告诉刘璋的:“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此后,“遣法正连好先主,寻又令正及孟达送兵数千助先主守御”,再后来便有了刘备邀请刘备入蜀之事。

仅仅因为其他史料没有记载张松见过刘备,就能否定见过面得史料记载吗?其实是不能的。我们举例说明:

 ; ; ; 就说一个与此事很有关系的事件:法正到底几次出使荆州见刘备?大概没有几个人注意此问题。

从这段记载来看,张松出使的时间是在献帝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期间。当时曹操占据了荆州大部地区,刘备逃往夏口。因此,张松与曹操见面的地方是在曹操占据下的荆州州治襄阳,而并非小说中所言的许昌。从当时的形势来看,张松也不可能在收入后穿越曹军的重重防线来到夏口与刘备见面。

图片 21

图片 22

就说一个与此事很有关系的事件:法正到底几次出使荆州见刘备?大概没有几个人注意此问题。

 ; ; ; 说法一:三次。

图片 23

从刘备进入益州的过程来看,张松可谓居功至伟。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刘备才终于得以图谋益州并实现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到的“跨有荆益”的战略蓝图。但令人遗憾的是,就在刘备夺取益州之前,张松也因为写给刘备的密信被刘璋截获而惨遭杀害。

从刘备进入益州的过程来看,张松可谓居功至伟。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刘备才终于得以图谋益州并实现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到的“跨有荆益”的战略蓝图。但令人遗憾的是,就在刘备夺取益州之前,张松也因为写给刘备的密信被刘璋截获而惨遭杀害。

《三国志蜀书刘璋传》记载: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因说璋曰:“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璋皆然之,遣法正连好先主,寻又令正及孟达送兵数千助先主守御,正遂还。后松复说璋曰:“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璋又从之,遣法正请先主。

 ; ; ; 《三国志蜀书刘璋传》记载: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因说璋曰:“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璋皆然之,遣法正连好先主,寻又令正及孟达送兵数千助先主守御,正遂还。后松复说璋曰:“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璋又从之,遣法正请先主。

至于小说中提到的法正与刘备见面,倒是真实的历史事件,原因与张松有着密切的关系。据《三国志·法正传》载:“。益州别驾张松与正相善,忖璋不足与有为,常窃叹息。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

图片 24

图片 25

这条史料详细记载了法正曾经三次奉刘璋之命出使荆州见刘备:第一次刘璋受张松说服派遣法正去连好刘备;双方连好之后,刘璋又进一步派遣法正等送兵四千去荆州给刘备,这是第二次;第三次才是刘璋听说曹操要打汉中听了张松建议派法正去荆州请刘备带兵入蜀。

 ; ; ; 这条史料详细记载了法正曾经三次奉刘璋之命出使荆州见刘备:第一次刘璋受张松说服派遣法正去连好刘备;双方连好之后,刘璋又进一步派遣法正等送兵四千去荆州给刘备,这是第二次;第三次才是刘璋听说曹操要打汉中听了张松建议派法正去荆州请刘备带兵入蜀。

图片 26

这里附带说一句,刘备夺取益州后,并没有善待张松家族中的一位成员,并对其弃之不用。这个人便是张松的亲哥哥张肃。一向以宽厚待人的刘备为何会如此绝情呢?原来是事出有因。据《三国志•刘二牧传》载,张松写密信给刘备,信件被张肃截获。“松兄广汉太守肃,惧祸逮己,白璋发其谋,于是璋收斩松”。一句话,张肃是造成张松被杀的罪魁祸首。益州之战结束后,刘备对刘璋的旧部均加以封赏,重新录用,但对张肃害死弟弟张松之事耿耿于怀,对其弃之不用。

这里附带说一句,刘备夺取益州后,并没有善待张松家族中的一位成员,并对其弃之不用。这个人便是张松的亲哥哥张肃。一向以宽厚待人的刘备为何会如此绝情呢?原来是事出有因。据《三国志•刘二牧传》载,张松写密信给刘备,信件被张肃截获。“松兄广汉太守肃,惧祸逮己,白璋发其谋,于是璋收斩松”。一句话,张肃是造成张松被杀的罪魁祸首。益州之战结束后,刘备对刘璋的旧部均加以封赏,重新录用,但对张肃害死弟弟张松之事耿耿于怀,对其弃之不用。

《三国志蜀书法正传》记载: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正既还,为松称说先主有雄略,密谋协规,原共戴奉,而未有缘。后因璋闻曹公欲遣将征张鲁之有惧心也,松遂说璋宜迎先主,使之讨鲁,复令正衔命。

 ; ; ; 说法二:二次。

正是由于法正与张松一样对刘璋不满,张松才会力荐法正前往荆州邀请刘备,目的是想让法正与刘备密谋夺取益州。而法正也完满地完成了使命,并从此投靠了刘备。益州之战结束后,法正被委以蜀郡太守的重任,“外统都畿,内为谋主”。刘备自封汉中王后,法正又被任命为尚书令,在刘备集团中位高权重。

参考书籍:《三国志》、《三国演义》

参考书籍:《三国志》、《三国演义》

这条史料是法正的个人传记,但是却只记载了法正两次奉命去荆州见刘备,而没有记载送兵的那一次。

 ; ; ; 《三国志蜀书法正传》记载: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正既还,为松称说先主有雄略,密谋协规,原共戴奉,而未有缘。后因璋闻曹公欲遣将征张鲁之有惧心也,松遂说璋宜迎先主,使之讨鲁,复令正衔命。

图片 27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法正那样飞黄腾达。在法正出使荆州的队伍当中就有这么一位。他与张松、法正一样,都是最早投靠刘备的原刘璋部下,为刘备集团的发展立下过功劳,但结局却非常悲惨。这个人,名叫孟达。与法正一样,孟达也来自汉末的三辅地区,与法正关系密切,后来在刘璋手下任职。《三国志·法正传》称:“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先主,前后赂遗以巨亿计。”《三国志·刘封传》载:“初,刘璋遣扶风孟达副法正,各将兵二千人,使迎先主,先主因令达并领其众,留屯江陵。”可见孟达是法正的副手,是这支四千人队伍的副将。与法正不同的是,法正岁刘备一起进入了益州,而孟达则留在了荆州的江陵,从此成为刘备集团的一员。

图片 28

也法正在刘备集团运筹帷幄不同,孟达的特长是冲锋陷阵。《三国志·刘封传》载:“蜀平后,以达为宜都太守。建安二十四年,命达从秭归北攻房陵,房陵太守蒯祺为达兵所害,达将进攻上庸。”不过,孟达此后的境遇却出人意料。刘备突然派义子刘封夺走了孟达的指挥权。刘封多次羞辱孟达,令孟达萌生反意。最终,孟达背叛刘备投靠了曹魏,成为刘备集团中为数不多的叛将。更为悲惨的是,后来孟达又打算背叛曹魏重返蜀汉,却因犹豫不决而被司马懿歼灭。

参考书籍:《三国志》、《三国演义》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