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伊普尔战役中梅西讷附近被英军摆在战壕

作者:世界史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到1914年战争开打,德军的优势地位已经不像制定施里芬计划时那么明显,虽然德国利用先进大炮成功拿下了中立国比利时,为攻入法国开路。但随着英军参战,以及德国参谋部对西线形式的乐观判断。施里芬计划失败,西线战事很快陷入僵局。

图片 4

1917年6月,英军士兵在前线装扮成德军庆祝胜利。

索姆河会战之所以出名,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被称为陆战之王的坦克首次登上了战争舞台,似乎更加引人瞩目,因为它昭示了一个新的时代,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到来。

欢迎来到不二书旧影时光,今天为各位读者朋友们分享的这一篇组图,是来自于一战战场中的老照片。通过这一组老照片,我们可以来回顾一下这段历史中留存下来的真实影像。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7月,在帕斯尚尔战役中英军士兵正在救助自己的战友,战场上满是泥泞,上万名英军士兵在这里与德军战斗,大部分人将自己的生命交代在了这个只有几英亩面积的荒地中。

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战争将耗时四年,死亡人数将超一千万,欧洲一代年轻人都牺牲在战场上。

陷入战壕的一辆德军A7V坦克。

图片 5

1916年初,平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正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厮杀。当德军把进攻地点选择在凡尔登的时候,英、法方面却把目光盯在了法国北部的索姆河地区。这里地形凹凸不平。丘陵起伏,沼泽密布,利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但作为协约国1916年战略总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法军指挥官霞飞和英军指挥官黑格仍把进攻地点选在这里,目的是突破德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以便转入运动战,同时减轻凡尔登方向德军对法军的压力。

图片 6

1914年8月3日,德国对中立国比利时不宣而战,德军用420毫米的榴弹炮轰破了比利时的列日堡垒。到8月9日,德国的战争铁骰子滚遍了比利时全境。威廉二世延续了其不遵守国际条约的“传统”。残酷的列日战役也为一战的惨烈程度定下基调。(德军使用的420mm榴弹炮,由克虏伯钢铁公司生产,这种榴弹炮重75吨,需拆分成5个部分用铁轨运输,放置在混凝土基础上才能工作,每小时可以发射10发2200磅

图片 7

战壕中的协约国士兵躲在猫耳洞中写信。

图片 8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6年,德军士兵正在搜查一辆红十字卡车的残骸,在一战期间,双方都有不想参与战争的人,他们进入了国际红十字会,以救助战场上的伤者为目标,但由于炮弹无眼,一些红十字会的医疗卡车被炮弹击中。

到8月21日,德军兵分五路攻入法国境内,9月3日,德军已经逼近巴黎。骄傲的情绪阻止了德军胜利脚步:德军看到英法联军的败退,已经认为西线胜负已成定局,此时东线俄国军队已经攻入东普鲁士,谨慎的小毛奇抽掉西线兵力支援东线,此举被备受众人批评,在施里芬弥留状态时,曾留下“加强我的右翼”遗言。果然,在此后大规模爆发的马恩河战役中,英法联军击败了德军的“右翼铁锤”,德军被迫撤退,施里芬计划宣告失败。

一名法军士兵试图用铲子清理泥泞的战壕。

图片 9

展开剩余79%

图片 10

而在东线战场,德国取得了两场防守性战役的胜利,成为整个一战期间德国最大的信心来源。在东普鲁士,兴登堡和鲁登道夫率领的部队打败俄军,保卫了德国“容克”贵族的发祥地。这两场胜利对威廉二世意味着一切,也成为兴登堡和鲁登道夫仕途上最重要的政治资本。(一名法军士兵在战壕里写信,士兵在书信里这样描述真实的战壕生活:“数月都生活在极端的无聊和单调中,但常常被极端的恐惧打破”,战壕中的生活充满了其他的恶劣情景,虱子、老鼠到处都是;堑壕脚病和堑壕嘴病流行。即使是把士兵当做工具的将军们,也理解“没有人能容忍战壕生活”这个基本事实。)

图片 11

第三次伊普尔战役中梅西讷附近被英军摆在战壕尽头的死亡德军青年。

当面的德国守军是别洛夫指挥的第2集团军,第1线兵力为9个师,预备队4个师,以后又增加到67个师。他们依托有利的地形早已构筑了号称“最坚强的”防线,主要阵地有坚固的坑道工事,阵地前面有多层铁丝网,防御堡垒逐个升高,协约国的进攻者必须冒着火力一级一级地爬上来,在一些丘陵地带的据点,还有蜂窝状的钢筋混凝土重炮炮位、横断交通壕和防御地堡。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在一战中受伤的澳大利亚军队士兵,这些士兵将被送往救济站接受治疗。在一战爆发的开始,澳大利亚的总理便宣称:我们的职责很明确,那就是准备好行动,铭记我们是大不列颠人!

德军从此转入战略防守,战斗也转变成了阵地战,之后德军在西线战斗中均未能取得大的胜利,到1914年底,战争进入僵持和消耗状态。双方均损失巨大的兵力维持战争。伴随着极度恐惧和极度无聊的战壕生活成为西线战场的主旋律。

一战时期空中拍摄的战场,双方蜿蜒曲折的战壕非常接近,战场密布弹坑。

图片 12

法军本是这次进攻的主力,但因凡尔登方向动用了大量兵力,被迫改为以英军为主。协约国最初在这里投入了39个师,但战役的规模大大超出原来的预料,以后他们不得不增加到 86 个师。按计划,英军25个师在索姆河北岸地区进攻,法军14个师在英军右侧进攻。英、法两军共抽调了3500多门火炮和300多架飞机参加会战,无论步兵、炮兵和空中力量 都占有明显优势。为了协调行动,他们还规定了每次进攻的到达线,不能自行超越。

图片 13

1915年年初,德军再次在东线马祖里湖击败俄军,并在达达尼尔海峡和加里波利半岛重创英法两军。此前令人难以预判立场的意大利投向协约国一方,对奥匈帝国宣战,开辟出新的伊松佐河战场,超过65万的意大利人在3年的战争中丧命,

图片 14

一名协约国士兵在抚摸一只炮弹上的猫咪,打仗还不忘撸猫。

图片 15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8年,在战场上遭遇毒气弹的英军士兵,他们的双眼失明,在一战之中,人类第一次使用毒气弹作战。

1916年2月,德军发动凡尔登战役,试图逼退法军,最终宣告失败。7月,英法联军在索姆河发动攻势,遭挫败之后法军又发动了一次反击。双方在凡尔登的鏖战成就了历史上着名的“凡尔登绞肉机”。凡尔登战役中,德军伤亡了33万人,法军伤亡了37万人。为了缓解凡尔登局势发动的索姆河战役伤亡更甚,英法军队损失了62万人,德军也损失了45万人。历史学家曾评价说,战争双方都在战场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这场战役使双方都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又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法军损失54.3万人,德军损失43.3万人,但没有达到德军预想的2:1水平。)

一颗协约国军队发射的炮弹卡在树上未爆炸,德国人在上面挂了一块牌子“小心死亡”。

图片 16

6月24日,协约国对德军防线进行了雷鸣般的炮兵弹幕射击,在7天的炮火准备中,英、法军发射了150万发炮弹。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场面,许多协约国士兵在夏夜里爬出他们的战壕,就是要亲自看看在敌人阵地上像星星那样闪亮的爆炸。当天,法军和主攻方向上的英军都突破了德军第一道阵地。但由于英军以密集队形慢步前进,在德军机枪和炮兵猛烈火力 的打击下,成千上万的士兵倒了下来,仅第一天就伤亡6万多人。

图片 17

1916年,为了突破大英帝国皇家舰队的封锁线,德军主力舰队公海舰队试图诱杀英军主力舰队。5月31日至6月1日,英德两国海军在海上展开了一场世界海战史上规模最大的海战。虽然最终从战果上来看德军比英军略占优势,但德国海军却无法承受和皇家舰队同样的损失。这促使德国海军转向无限制潜艇战,试图以封锁英国的方式取得胜利。

图片 18

1916年8月7日法国恩格贝尔默小镇上英军炮兵正在为15英寸榴弹炮装弹,准备轰击德军。

7月3日,英 、法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占领了德军的第二道阵地,但由于其企图通过消耗德军兵力来达到突破的目的,所以战术突破未发展为战役突破。而德军则利用对方进攻的间歇,迅速调集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并在一些地段上实施反击。此后,英、法军又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进攻、但仅向德军纵深推进了不到4公里。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8年,正在施放毒气的德军部队,此后作战双方开始毫无避讳地使用毒气战,目的是为了大规模杀伤敌军。

“我们今天不想战斗”1914年圣诞节,德军在战壕里装扮圣诞树。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一名英军士兵在大量的大口径炮弹之中,其中一枚炮弹上写着“杰瑞的礼物”。

9月中旬以后,双方都有新锐部队投入战斗,战役的规模更加扩大,英军方面的新式武器坦克,也装备到了部队。9月15日,英军发动大规模攻击,并首次使用了坦克,由于技术不完善,出动的49辆中,到达战场的仅18辆。即便如此,也对攻击进程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在坦克的支援下,英军步兵5小时内在10公里宽的正面上向前推进了近5公里。这个战果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8年3月,德军进攻亚眠市地区,照片中德军士兵正在冲向法军的阵地,而战壕中还有一名阵亡的法军。在整个一战中,法军死伤千万人,整个法国北部80%的城市被摧毁。

在掩体内使用MG07/12机枪的奥匈帝国士兵,第一次听说这种机枪。

图片 23

坦克在德军步兵心理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当这种庞大的钢铁怪物怒吼着碾来的时候,德军丢弃阵地,有的逃跑,有的投降被俘。其中有一辆坦克迫使大约300名德军士兵投降,另一辆则占领了一个村庄。虽然坦克发挥了作用,但由于数量有限,英军并未完成战役突破任务。

图片 24

图片 25

一战时期的德军骑兵,长矛加步枪。

图片 26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11月,在帕斯尚尔战役期间,加拿大第16机枪团的士兵在战壕中,此时的战场满是泥泞,地面被炮击出一个个大坑,可见当时的战况是多么地恶劣。

一战结束后,民众销毁德军的头盔,而在二战后许多德军钢盔则被做成了汤锅。

图片 27

会战一直持续到11月,由于伤亡惨重,最后退化为局部性袭击,双方都衰弱得无以为继了。 鲁登道夫后来承认,军队已经战斗到停顿不前,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这 次会战,双方伤亡约134万人。英、法军 并未达到突破德军防线的目的,但牵制了德军对凡尔登的进攻,进一步削弱了德军的实力。

图片 28

图片 29

1917年9月27日卡车在梅宁卸下的大量炮弹壳,它们是澳大利亚军队与9月20日的战斗中产生的。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正处于发射的“大贝尔塔”炮,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榴弹炮,射程长达122千米。在一战中,德军用该型号巨炮炮轰了巴黎一年之久。

1918年一名面部受伤的法军士兵带上了Anna Coleman Ladd制作的面具,她用自己做的假面,修复了这些毁容战士的内心。

图片 30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图片 31

1917年帕斯尚尔战役后战场上密布弹坑以及坦克残骸,和战地1的战场还是有点相似的。

同样也是航拍的战场照片,密密麻麻的弹坑和蜿蜒的战壕。

图片 32

图片 33

苦笑?战壕中清理战壕的德军士兵,清理战壕是非常困难的,但总比作战要轻松。

1918年西线,两名德军士兵使用潜望镜观察敌情。

图片 34

一名协约国士兵在战壕中行走,而战壕中积水非常深,战壕的环境非常差。

图片 35

1915年3月法国,一名英军哨兵在日出时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