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联盟吴王夫差的宝剑,证实楚国曾经有一支

作者:文物考古

    陈千万说,铭文的意思是危子曾自己做的铜壶,“危”是姓氏,“子”是中国古代对男子的尊称。他说,有这样的礼器陪葬,还能够在礼器上刻铭文,更说明了墓主人身份高贵。这位姓“危”名“曾”的人应该是楚国大夫级贵族。考古人员也是从这件器物上第一次听说“危”姓家族。

发布时间: 2010/4/8 8:43:29 被阅览数: 次 昨日获悉,经考古人员最新研究,发现我省襄樊谷城县出土的一件青铜壶上镌刻的七字铭文,证实楚国曾经有一支姓“危”的贵族,填补了历史记载的空白。

文物上的文字

“引”应该就是这座墓的墓主人。“因为天子驾六,而当时王赐予引弓箭和代表王侯级别的四匹马。”马国庆说:“这意味着这件簋就是用获胜缴获的青铜兵器制成的,并留给子孙。”

出土的青铜壶 青铜壶肚子里面还有“货” 自从近日从蒲江发现船棺以来,蒲江县城盐井沟安置小区开发区工地上便没有“清静”过。不仅陆续出土了3具船棺,考古现场昨日再传好消息:在对第十具船棺进行清理时发现“大”宝贝,考古人员从棺外泥巴里找到3件保存较为完好的青铜壶。兴奋 船棺外藏三件大宝贝 按照对船棺的考古工作安排,昨日上午,考古人员将对第十具船棺内尚未清理的文物,进行清理分类并运回文管所。昨日上午,工人正准备将棺内的30多件陶豆、铜铃、铜剑等小型青铜器取出时,突然发现棺木头部的泥土中有异物。 工作人员立即上前轻轻刮开泥土,里面一层灰色物质露了出来。“小心,可能还有宝贝。”现场指挥人员立即兴奋起来。果然,等工人们将棺头的泥土刨开后,三件青铜壶出现在人们面前。其中最大的一个铜壶,其腰径达40厘米。 奇怪 铜壶肚里还有“货” 昨日下午4时,铜壶被一一抱出地面。记者见到,除一件铜壶侧壁有漏洞外,其余两件都保存十分完好,特别是一件腰径超过30厘米的铜壶十分漂亮,不但有光滑的壶身,还有一个拥有四只犄角的壶盖。壶盖与壶身扣得十分严实,无法打开。里面会是什么?这还有待考古人员去发现。而在最大的铜壶肚内,还有一些东西,但当场并不能分辨出来到底是什么。 猜测 三种可能将铜壶放在棺外据悉,在船棺外面发现这么大的青铜器,这在船棺发掘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可为什么要将这些青铜器放在棺材外呢?据专家分析,这有三个可能:一是墓室主人身份显赫,随葬品过多,棺材内装不下;二是壶内装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当时的人们为防止后人盗窃,干脆将其放在棺材外面,让盗贼想象不到;还有一个可能是,这是古蜀王国末期另外一种墓葬方式。 推测 墓葬群来头很大 从本次考古开始,船棺群墓主人的身份一直是个疑点。从一开始的达官贵人到后来的将军,至第十具船棺文物时,长期研究“巴蜀图语”的《蒲江县地方志》执行主编杨晓杰推测这是古蜀王末代君主及其手下的墓葬群。他说,据史书记载,公元前316年秦国进攻古蜀国灭蜀,蜀王开明十二世在蒲江旁边今彭山武阳战败身亡,所以发现的第八具大船棺就是末代君主,其周边的第九具、第十具小船棺,则极有可能是随他战死的贵族和将军。(本报记者 向勤 廉钢)

六合联盟 1

来源:湖北日报 编辑:秋痕

中山国古墓出土的文物上的雕塑

燕昭王廿八年,大将乐毅曾率军攻破都城临淄,齐国只剩下莒城和即墨。后来,齐国的远方贵族田单,用火牛阵再次反攻燕国军队,最终大获全胜,收复失地。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乐毅伐齐,田单复国”的故事。而这柄宝剑,就是当时的历史见证。

 

考古人员表示,就目前掌握的历史文献资料,还没有危氏家族的记载,这个楚氏青铜器的出土,表明楚国曾经存在过一个危氏家族,填补了历史记载的空白。

中山国出土的文物

“四不像”的故事

 

六合联盟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一号墓的考古工作正式开始了。一天,大家正在墓中寻找文物,突然,一位考古人员惊叫了一声“哎呀”!只见他的手已经被划破,鲜血直流。而墓地里,出现了一个尖尖的爪子。随后,一个怒目圆睁,张口咆哮的神兽出土了,看它的形态,似乎随时准备腾空跃起。在一号墓中发掘出的这第一件文物,就是如此生动,如此具有想象力的青铜艺术品,这让考古学者惊喜不已,他们对一号墓,有了更多的期待。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海岱朝宗——山东古代文物菁华”展览现场,策展人、齐文化博物院院长马国庆,讲述了这件文物背后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考古人员表示,就目前掌握的历史文献资料,还没有危氏家族的记载,这个青铜器的出土,表明楚国曾经存在过一个危氏家族。

襄樊市考古所所长陈千万说,青铜壶肚大颈长,两边有提环,壶上有盖,上面三只鸟形提钮,是典型的战国时期青铜壶。这种壶在当时既是装水的实用器,也是礼器,至少楚国大夫才能享受这种陪葬待遇。最珍贵的是,壶盖上清晰地刻着“危子曾自作铸壶”七个字。铭文的意思是危子曾自己做的铜壶,“危”是姓氏,“危子 ”是中国古代对男子的美称。有这样的礼器陪葬,还能够在礼器上刻铭文,更说明了墓主人身份高贵。这位姓“危”名“曾”的人应该是楚国大夫级贵族。

1974年,考古学家们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三汲乡,意外发现了一个古墓群。而这个古墓群,极有可能与两千多年前,曾经存在的中山国有关。在对周边墓地探索和考察工作结束后,考古人员慎重地准备了两年,才决定开始发掘古墓群中最重要的一号墓。

六合联盟 3

    湖北考古人员最新研究发现,湖北襄樊谷城县出土的一件青铜壶,壶盖镌刻七字铭文,证实楚国曾经有一支姓“危”的贵族,填补了历史记载的空白。


铭文上说,公元前314年,中山国王厝,乘燕国被齐国攻打而内乱之时,背弃了与燕国共同称王的同盟,分三路攻打燕国,占领了燕国方圆几百里的疆土。这件巨大的青铜酒器,就是为了纪念讨伐燕国取得胜利的功绩而特别制造的。就连制作这件酒器的材料,也是从战败国燕国拿来的。中山国王厝的骄傲溢于言表。

六合联盟 4

    国宝级珍文物带盖素面青铜圆壶。中新社发 李得荣 摄

中山国古墓挖掘现场

青铜牺尊 齐文化博物馆藏

    这件青铜壶是去年谷城县公安部门从当地冷集镇尖角村古墓群文物盗窃案中查获的。湖北省襄樊市考古所所长陈千万说,青铜壶肚大颈长,两边有提环,壶上有盖,上面三只鸟形提钮,是典型的战国时期青铜壶。这种壶在当时既是装水的实用器,也是礼器,楚国大夫以上贵族才能享受这种陪葬待遇。最珍贵的是,壶盖上清晰地刻着“危子曾自作铸壶”七个字。

两千年前的酒壶

说起春秋战国的历史,齐国最有名的君主当属齐桓公。他曾经任用管仲等贤臣,实行“四民分业”“官山海”“相地而衰征”等政策,终于令齐国一跃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六合联盟 5

这4件铜壶,形制、大小、纹饰均基本相同。壶盖饰勾连卷云纹,壶身自上至下饰凤鸟纹、龙纹、兽面纹等六周纹饰,两侧有浮雕状兽面纹铺首。很明显,是两两成对使用的。

在接下来的发掘中,考古专家们得到了更多有关中山国的信息。在各种文物上的铭文和资料中,考古专家们终于了解了中山国消失的全过程。

有趣的是,在出土时,考古人员在3个青铜壶内,发现翠绿色的液体,散发出浓浓的酒曲味。由此可以判断这4件龙纹青铜壶在战国时期,应当是作为酒器被使用的。

原来,中山王厝去世的时候,与中山国相有世仇的赵国正在实行“胡服骑射”,而中山国内,却已经是士兵疏于武备,农夫惰于种田,政治腐败,人心涣散了。公元前296年,当赵国的铁骑隆隆开过来的时候,第六代中山国王出逃,客死他乡。危乱中,当时还健在人世的国王厝的夫人被流放。随着这位前代王后的离去,一个曾经在动荡不安中放射出异彩的国家消散了。

“郾”又写作“燕”,“郾王职”即指燕昭王职,这句铭文的意思,其实是燕王职给前线将军的佩剑。也就是说,这柄宝剑,相当于后世的“尚方宝剑”。

六合联盟 6

田氏代齐后,齐国依然保持着强国地位。齐威王整顿吏治,严罚重赏,选贤任能,广开言路,齐国一度“最强于诸侯,自称为王,以令天下”。齐宣王、齐湣王时期,齐国进入盛世,文化影响力也极盛于一时。

六合联盟 7

马国庆介绍,所谓人形足敦应该是祭祀和宴会时盛放黍、稷、稻、梁等食物的食器。在齐都临淄附近发现的铜敦数量较多,而此次展出的多件敦、盖豆、鼎类青铜器物,部分在出土时还残存有枣、动物骨骼、谷物颗粒等,说明这些青铜器物在齐国曾有广泛的使用基础。

中山国王的身份终于得到了确认!这时,一个青铜圆壶又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好奇的考古人员发现,这个圆壶的盖子很难打开,可是摇动发现壶里明显装有液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考古人员仔细把壶盖上的额铜锈慢慢去掉,然后打开了壶盖。顿时,一阵酒香扑鼻而来。原来这竟是深埋在地下两千多年的酒,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无比。

敦常为三足,出现于春秋时期,盛行于战国时期。这件人形足敦的底部三足,被精心设计为3个奴隶构成,所以,又被称为人形足敦。

当时,陈应褀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铜方壶。这个铜方壶重28公斤,刻有450个字的铭文。铭文中记载,这里埋葬着中山国的第五位君王。他的名字叫厝。这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战国时期字数最多的一篇铭文。

青铜宝剑,是世界上最精美、最珍贵的宝剑之一。一般而言,汉代之后出土的宝剑大多是铁剑,青铜宝剑则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

中山国古墓遗址纪念馆

“吴王夫差”剑 山东博物馆藏

经过发掘,一号墓出土的大量精美文物中,有象征王权与礼乐的钟鼎、编磬和青铜礼器,大量的则是奇巧瑰丽的生活用品。随着一个又一个精美文物的出土,整个发掘似乎已经进入了高潮,但是考古人员却始终觉得有些失落。因为证明墓中主人确切身份的关键文字,还迟迟没有发现。

吴王夫差当政时期,吴国国势强盛。吴王夫差剑就是特指春秋末年吴国以其国王夫差的名义铸制的铜剑,其因铸制工艺精良而闻名于天下。

六合联盟 8

宝剑值千金

六合联盟 9

伴随政治、经济形势的巨变,春秋战国时期的物质文化生活也发生了诸多显著变化。齐国青铜礼器呈现出鲜明的区域文化特色,对周边地区也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商王墓地出土的战国晚期青铜牺尊,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之一。

六合联盟 10

除了盛酒的青铜器,展览中还有装粮食的青铜器。出土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都镇河崖头村的人形足敦就是其中翘楚。

六合联盟 11

这件现存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青铜簋,铸造于西周中期,铭文记述了周王任命“引”继承其先祖的职位继续管理齐国军队。

一天,有一位领导前来视察,考古专家陈应褀把所有出土的中山国文物都一一做了介绍。这位领导听完后说到:你们说这是中山国的文物,你们是怎么确定的?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有文物上有中山两个字?这几句话,恰恰说中了大家的心病,现场的情绪又是一片低落。就在这个时候,发掘现场的一位技工,突然喊了起来。

这件牺尊的眼睛是用墨晶石来镶嵌的,头顶、双目间至鼻梁镶嵌绿松石,以铜为胎,是一件王侯级别的祭祀礼器,是战国时期错金银和镶嵌工艺的巅峰之作,“可以说代表了战国时期手工业的最高水平。”马国庆说。

迄今为止,传世和考古出土的“吴王夫差”剑共有10余把,中国国家博物馆、洛阳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湖北省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山东博物馆、天津博物馆等文博单位均有收藏。

“牺”是指古代宗庙祭祀用的纯色牲,尊,同“樽”,是古代盛酒的礼器。这件牺尊的器型为仿獏形,四肢粗壮,双目圆睁。在当地被叫做“四不像”。

1965年,文物工作者在山东省平度县废品收购站内发现了一柄青铜宝剑。经过仔细辨认,宝剑上的铭文清晰可见:“攻吾王夫差自作元用”。

被发现时,此剑剑身布满绿锈,应该并非传世品,而是新出土的器物。疑问随之而来。在春秋时期,吴王夫差,世居吴国。山东平度,应属齐国。吴王夫差的宝剑,为何会出现在山东境内呢?

除了以上青铜器外,在此次展览中,还有一件突破性的青铜器:山东高青陈庄35号墓出土的“引”青铜簋。

此牺尊背部盖钮,为一只飞禽。这只鸟的脖颈向后反折,嘴巴紧贴在背上,正好成为了盖钮。这个飞鸟盖钮至今仍可以打开,往牺尊里边注酒,最后可以从嘴部边倒出来,工艺极其巧妙。

那么,这柄宝剑又如何跑到临淄城的河滩里呢?

山东平度县发现的这柄青铜宝剑剑身布满绿锈,圆盘形首,剑首以不同成分之合金青铜分铸后再衔接剑茎而成。应该并非传世品,而是新出土的器物。关于剑身近格处的铭文“攻吾王夫差自作元用”,马国庆解释说,公元前485年,吴王趁齐国内乱之机派军自海入齐。当时吴国水师出长江口沿海北上,攻打齐国,齐国与吴国在黄河上交战,这可能是我国最早对于海战的记录。结果此役齐国得胜,这把剑有可能是被缴获的战利品或者遗落的。

高青陈庄遗址位于高青县陈庄村附近,处于齐国腹心地区。该遗址发现有目前山东地区所确认的最早的西周城址和东周时期的环壕聚落。从考古发掘上看,山东大部分出土青铜器都属于商周中晚期,而这件青铜簋铸造于西周中期,属于早期文物,是一次突破性发现。高青陈庄遗址的发掘成果也因此被选入2009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除珍贵的吴王夫差剑以外,展览中还有一柄宝剑颇为引人关注,那就是“郾王剑”。这是1997年7月,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都镇贯村的村民,在村东头的淄河滩内挖沙子时发现的。这柄青铜剑脊上的铭文是“郾王职作武跸旅剑”。

此次展览的盛酒器还有战国早期的龙纹青铜壶。这件铜壶出土于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淄江花园辛店二号墓,出土时共有4件。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