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尚书、画家,高克恭是高亨的长子

作者:中国史

高克恭是元朝着名画家,为元六家之一,代表作《云横秀岭图》。高克恭,字彦敬,号房山,生于公元1248年,去世于公元1310年,山西大同人。虽然高克恭的机关是山西大同的,但是祖籍实际上在西域,居住地在燕京。

元朝人物

高克恭的父亲是元代着名的儒学家,名亨,字嘉甫。高亨对儒学经典很有研究,并且因此与许多达官名士来往甚密,愿意举荐他出仕为官的比比皆是。不过高亨本人比较崇尚风雅之事,不喜仕途,晚年退居大都房山。

中文名:高克恭

高克恭是高亨的长子,高亨对他倾注了许多的精力,高亨本人的思想性格对高克恭影响很深。高克恭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学习经学。在五个儿子中,高克恭也的确是学的最好的那一个,高亨自己都说:“识悟弘深”。

别名:字彦敬,号房山

不过与父亲隐居不仕不同,高克恭毕竟年轻,心里有想要干大事儿,做出一番成就的志向,所以他是出仕为官了的。

国籍:中国

至元十二年,高克恭补补各处掾吏,后任户部主事。这期间交往于各达官贵人和公卿士大夫之间,渐渐的创出了名气,受到他们的重视。至元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两面间,高克恭先后任河南道、山东西道提刑按察司判官。次年有升监察御史,进入御史台。在御史台,高克恭以办事干练,有理有据,持法有度闻名。

民族:回鹘

六合联盟 1至元二十五年,桑哥成为宰相,高克恭受到青睐,选为右司都事,次年改派江淮行省,考核簿书,施政号称“平恕”。地方任职结束后,高克恭回京任兵部郎中。同年是桑哥被处死,高克恭虽然受桑哥提拔,但是因为他本人办事有理,非常公正,为人端正。所以他不仅没有受到牵连,反而选为江淮行省左右司郎中。

出生地:山西大同

高克恭前往任职的时候,从宋贾似道开始的江淮地区公田多有隐漏失实的问题仍然未曾得到解决。因为在册公田无法满足每年税收需求,所以民田税赋严重,对百姓有很大的利益剥削。高克恭到任之后,罢黜弊政,着手解决此问题。

出生日期:1248年

六合联盟,后来又有理财大臣奉朝命至杭州经理田粮,增收浙东夏税,瓯、婺一带深受其扰,行省自执政以下皆顺旨画诺,唯高克恭认为此举在重伤百姓,拒不署名,并烧毁了一批经理帐册。

逝世日期:1310年

在高克恭的坚决抵抗治理下,江淮一带百姓得以逐渐恢复,经济实力慢慢上升。初次之外,他还多次举荐当地名士,为国家输送人才。

职业:刑部尚书、画家

杭州每年征调百姓看管官仓,报酬不多,但是若是有所折耗,诸如被人偷了盗了之类的,却又要让百姓偿还。然而穷苦的百姓,本来生活就困难,让他支付这么大一笔开销,卖儿卖女也无法偿清,反而是对百姓的一个弊政。高克恭到任之后,另选州县受钱代服徭役的人夫承当,服一年则升其任,解决了此事。

祖籍:西域

元朝手工业较为发达,特别是江淮一带。当时为了维持是生计,手工作坊经常连夜生产。因为那个时候官府有规定,夜晚不许点火,所以每晚上点亮蜡烛生产的时候,经常找东西遮掩,这样反而经常引发火灾。高克恭查明此事之后,没有先处理引发火灾的祸首,而是去除了夜晚禁止点火的规定,此后火灾减少。

(历史

高克恭在杭州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全部与百姓息息相关,维护百姓利益,因此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后来高克恭复归中书任郎中的时候,百姓们纷纷挽留不舍。

高克恭

元贞二年,高克恭升山西河北道廉访副使,大德元年改选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大德三年,调任工部侍郎,进而转为翰林直学士,六年为吏部侍郎。

高克恭 (1248-1310),回鹘人。曾官至刑部尚书。善画山水,墨竹。初学米芾父子,晚年糅合李成、董源、巨然等多家风格而自成一家。《云横秀岭图》是高克恭山水画代表作。尤以烟雨林峦的描绘最为精绝。时与赵孟頫、商琦、李衎并称[元四家]。

大德七年,河东大地震,高克恭派往赈灾,因功次年升刑部侍郎。后来被卷入御史台枉法案件,改任大名路总管。至大三年重回京师,同年九月因为身染风寒去世。

高克恭生平

分页: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故事精选

祖父汉名乐道。父名亨,字

嘉甫,对儒家经典与理学颇有研究,且重操行,达官名士交章举荐,但他崇尚风雅,不乐于仕途,晚年退居大都房山,生子五人,克恭为其长子。克恭早年受父亲影响,于经学奥义,口诵心研,“识悟弘深”。至元十二年起,他先补各处掾吏,后任户部主事,以文雅置身于公卿大夫与魁儒硕彦之间,渐以名闻。

至元二十二年、二十三年,高克恭先后任河南道和山东西道提刑按察司判官,二十四年,升监察御史,台臣称他处事干练,持法有度,纲条具举。次年,桑哥为相,选为右司都事,次年改派江淮行省,考核簿书,施政号称“平恕”。还都后,授为兵部郎中。不久,桑哥被处死,朝议称高克恭为端介练达之士,选为江淮行省左右司郎中。在任期间,定儒籍,罢弊政,荐才望。当时浙西公田多隐漏失实,行省命高克恭检括。克恭认为,江南每岁输粮四百万石,浙西地区占三分之二,其中公田七十五万一千顷有余,办粮一百三十万石,租粮是民田的近二十倍,公田租赋特重,其由源于宋代,贾似道检括公田,骚扰民间,民田有限,只好强行拼凑,田有虚额,官府不予蠲免,于是负欠者众,吏民交病,应讲求良法,不当再次骚扰。他的意见未被采纳。后来又有理财大臣奉朝命至杭州经理田粮,增收浙东夏税,瓯、婺一带深受其扰,行省自执政以下皆顺旨画诺,唯高克恭认为此举在重伤百姓,拒不署名,并烧毁了一批经理帐册。

杭州每年征调百姓看管官仓,如遇奸利事件,宫库折耗,百姓变卖子女无法偿还。高克恭则另选州县受钱代服徭役的人夫承当,服一年则升其任,百姓得免于征调,杭州此后便以此为常规。税务司往往列刑具于门,用以惩办逃税人员,克恭召见税司官吏,问税入定数多少,答称,不足额定之数。克恭说:我将向上司明言,但示此刑具,加之以威,不是称职的作为。次晨赴税司牙署,见刑具已去,而税入此后却反有盈余。至元末年,江浙一带仍厉行火禁。克恭认为,平民依赖手工维持生计,如因火灾频发而严禁夜间点火,那末小民房屋狭小,夜间又势必要点灯作业,只好设法遮藏,结果,反倒使火灾频频发作。因此,他取消了这一条禁令,此举深得杭民拥戴。

江淮行省易名江浙,高克恭复归中书任郎中。元贞二年,升山西河北道廉访副使。时畅师文仅任佥事,位在其下,高克恭上疏御史台,列“不可居纯甫之上者”三条,力辞其任,于是,大德元年改选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畅师文也升为他任,时人多称克恭谦让之德。王敬父与克恭同历台、省之职,情义款密,但后来渐染放荡之习,饮酒则往往出语诋毁,使人难堪,克恭毫不动意,称“敬父趣尚高远,不应以小过摈废”,并力荐于朝。任职期间曾建言,朝廷累颁诏旨,议行贡举法,但权臣卖官营私,拔引同类,阻碍施行,致使天下乏才,因此,贡举法应立即施行。又言敦学校、选实才、汰冗官、增吏俸、慎刑狱等事,同列多龃龉讥讪,唯御史大夫彻里为之首肯。大德三年,调任工部侍郎,进而转为翰林直学士。

大德六年,授吏部侍郎。次年河东大地震,高克恭被派赴平阳,赈饥葬死,审冤案,平反若干事。大德八年,改刑部侍郎。有人上告御史问案时有枉法行为,元成宗命立案问罪。与御史联名办案的官吏为免受牵连,纷纷袒护投诉者,御史于是服罪,后虽遇赦免,但仍议加责罚。高克恭深察其事,坚持联名办事者当与御史同罪,其言与执政意旨不合,但在朝廷辩论时,克恭始终不改初衷。升任刑部尚书后又建言:修明刑罚,本是教化人道的辅助手段,而人道莫大于君臣、父子、夫妇、兄弟伦常秩序。而今子控父罪,妇指夫罪,弟证兄罪,奴诉主罪,拷掠成案,大伤风化,宜加禁绝。又在押囚犯,每年死于狱中不下数百人,这些都足以证明,施政有碍于阴阳调和,亟待改善。在刑部与同官论事,不肯随声应和。不久,改任大名路总管。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