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之珍生平有哪些着名代表作品,你保存好《新

作者:中国史

朝代:明朝

郑之珍生平有哪些着名代表作品?生平经历是怎样的?一起了解一下明朝文人郑之珍吧!

磨针溪,在眉州象耳山下。世传李太白读书山中,未成,弃去。过小溪,逢老媪方磨铁杵,问之,曰:“欲作针。”太白感其意,还卒业。媪自言姓武。今溪旁有武氏岩。——明代·郑之珍《铁杵磨针》

明万历版本的《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一书,在国内已知现存仅有4套,即上海、黄山、祁门三家博物馆和安徽省图书馆收藏,而最完整的要算祁门县博物馆了。说起祁门县博物馆收藏的这一套《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勾起了我在征集这本书时的一段有趣的往事。 2002年10月份,当时我在祁门县文化局工作,有一天我们几个人到箬坑乡马山村做徽州戏曲民俗调查。在调查马山目连戏班时,村民们不仅积极配合目连戏传承访问,而且将自己保存的演出服装、乐器、手抄本等有关文物让我们拍照。77岁的叶有龙精心保管了6册清代《目连戏》手抄本,非常难得。他们将这种手抄本叫“曲本”,将郑之珍《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叫“目连卷”。我问郑之珍的老“目连卷”书没有了吗?村民们都说好像没有了。 这时候一位老人说,“我家还有一套。”考虑到其他人在场,我们和老人单独聊了起来,问他能不能看看,想不想卖?老人说不会卖的,看看可以。随后就回家去取书,因为是晚上,山村巷路高低不平,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陪他一起回家。到了他家,他让我们在厅堂等待,自己上楼拿书。不一会,一包用旧报纸包裹的严严实实3本书,放在八仙桌上,我们仔细翻阅,正是明万历《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我们一边拍照查看,一边与老人家聊天。现在收古董的人多,没有人想买吗?老人家说,古董贩子经常来,一些东西也卖得差不多了,就是这一套书我不卖,留着自己看。 我们想这样一套保存完好的明版戏曲书,作者又是祁门人,一定要保存在祁门才有意义,那么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博物馆。否则,就是不卖,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或是种种原因,迟早会流失的。怎样才能征集得到这一套书呢?我们非常茫然,与老人聊天,看看有没有可能?我问,古董贩子想买你这书,他们出多少钱呢?老人说出的最多的是300块钱。我说:你又不缺这300块钱,是不能卖。如果300块钱卖,还不如捐给国家。老人眼睛一亮,我心想可能有戏,继续聊天拉家常。 老人告诉我,他叫叶有炽,当时已是79岁,一直在县城从事教育工作,由于“文革”受到迫害,就回到家乡马山村隐居,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他妻子姓郑,是目连戏作者郑之珍家乡清溪村人,民国35年时,他到岳父家做客,在老房子支祠的楼上,看见《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的木刻板,整整齐齐地码在木头架子上,刻板按戏文顺序排列有序,保存完好,油黑发亮,唯独《思凡》一出戏文刻板被虫蛀了。岳父看他是文化人,喜欢读书,便将家里祖传的一套《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给了他。 我说作为郑氏女婿,你保存好《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是有功的,如果把它捐给国家保管,不仅有功于郑氏有功于祁门,还有功于国家。放在县博物馆保管条件会更好,目连故里保留意义更大,你可以随时去看。如果流失了,对祁门来说是个损失,以后研究也不方便。在我们的鼓动下,叶有炽终于同意把这套书捐给祁门县博物馆。第二天一早,叶有炽就把书送给我们,为了奖励这种行为,我们当场奖励他1000元钱。后来,我们给他颁发捐赠证书,现在这本《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郑之珍《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成书于万历十年,首刻本叫做高石山房本,由歙县人黄铤主刀刻版。黄铤是着名的徽派刻书家,时有“徽刻之精在于黄,黄刻之精在于画”的说法。这一时期,徽州明刻本又出现了一种不同于嘉靖时期标准本的新风格。其主要特点就是方板整齐、横平竖直,而且横细竖粗、完全脱离欧字的新字体。特别是63幅插图版画,线条细劲流畅婉细遒劲相兼,纤不伤雅,神叟意远,精致婉丽、秀逸灵动,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欣赏价值。郑振铎说:“歙县虬川黄氏诸名手所刻版画,盛行于明万历至清乾隆初。时人有刻,必求歙工,而黄氏父子昆仲,尤为其中之俊。举凡隽雅秀丽或奔放豪迈之画幅,一入黄氏诸名工手中,胥能阐工尽巧以赴之。” 郑之珍新编剧本刊印问世,在当时及后来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当时产生“好事者不惮千里求其稿”的效应。同时,扼制了民间无日无夜、无休无止的演出势头,实际上在当时起了一种约束、规范的作用,因而多为人宗依。郑氏新编本仍然保持了民间演出质朴、本色的风格,受到人民的欢迎,很快流传开来。远播湖南、四川等地,直到清末民国年间,京剧,祁剧、川剧等许多剧种戏班演出都采用郑氏的本子。 后来我去马山村,都要去看望叶有炽老人,渐渐地我和他成了好朋友。他总是带我参观马山的老房子,讲述马山村各种民间故事与传说,告诉我马山目连戏班与祁门其他目连戏班的不同。2005年我再次到马山做民间祭祀调查,在我的鼓动下马山村恢复了祠堂祭祖活动,叶兰芬亲自主持了“乙酉年叶氏叙伦堂春祭”。他还把父亲叶兰芬光绪十八年续修的《石林叶氏宗谱》给我看,2012年我有幸在网上买到他父亲叶兰芬的恩科试卷,我复印了一份给他。现在,我们已经成了一种徽州民间文化交流的忘年交了。 六合联盟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六合联盟,');" >

编者按:随着全球化趋势和现代化步伐的不断加快,保存和保护世界各国各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呼声,近年来一直是国际社会有识之士的持续呐喊和奋斗目标,也是近年来正在…

郑之珍,字汝席,号高石,明万历补邑庠生。后来祁门县文化部门,在渚口乡清溪村发现了郑之珍夫妇合葬墓及《清溪郑氏族谱》,确认他为祁门县渚口乡清溪人。郑之珍在《新编目连戏救母劝善戏文》序中自述:“幼学夫子而志春秋,惜文不趋时,而学不获遂,于是萎念于翰场,而 游心于方外。

郑之珍简介:

铁杵磨针

明代:郑之珍

郑之珍,字汝席,号高石,明万历补邑庠生。后来祁门县文化部门,在渚口乡清溪村发现了郑之珍夫妇合葬墓及《清溪郑氏族谱》,确认他为祁门县渚口乡清溪人。郑之珍在《新编目连戏救母劝善戏文》序中自述:“幼学夫子而志春秋,惜文不趋时,而学不获遂,于是萎念于翰场,而 游心于方外。

郑之珍

楚人有鬻盾与矛者,誉之曰:“ 吾盾之坚 , 物莫能陷也 。”又誉其矛曰:“ 吾矛之利 , 于物无不陷也 。”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 其人弗能应也 。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先秦·韩非《矛与盾》

矛与盾

赵且伐燕,苏代为燕谓惠王曰:“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箝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禽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夫也。故愿王之熟计之也!”惠王曰:“善。”乃止。——两汉·刘向《鹬蚌相争》

鹬蚌相争

有过于江上者,见人方引婴儿而欲投之江中,婴儿啼。人问其故。曰:“此其父善游。”其父虽善游,其子岂遽善游哉?以此任物,亦必悖矣。——先秦·吕不韦 撰《父善游》

父善游

先秦:吕不韦 撰

有过于江上者,见人方引婴儿而欲投之江中,婴儿啼。人问其故。曰:“此其父善游。”

其父虽善游,其子岂遽善游哉?以此任物,亦必悖矣。

513小学文言文,哲理,故事

编者按:随着全球化趋势和现代化步伐的不断加快,保存和保护世界各国各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呼声,近年来一直是国际社会有识之士的持续呐喊和奋斗目标,也是近年来正在逐步变为现实的全球性共识。特别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开展的“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评审发布活动,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大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益受到了整个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与重视。中国也以2003年初启动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2004年批准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5年出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并部署建立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体系”为标志,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引入了全面规范的快车道。“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的领域十分广泛,涵盖的内容非常丰富。举凡口述传统及其作为载体的语言、传统的表演艺术、社会风俗和礼仪节庆、传统的手工技艺和技能、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与实践、包括涵容这些文化形态的空间与场所等等,都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范畴。我市这次申报的七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侧重反映了徽州文化遗产的历史传承面貌与当代保护措施。具有文献资料和宣传普及的多重价值与作用。为了有助于读者认识与接近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遗产,增强民族文化自豪感,加强对这些民族文化遗产的认识与保护,我们将徽州目连戏等七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陆续介绍给大家。祁门与目连戏的历史渊源目连戏是一个古老的神怪戏剧种,因搬演“目连救母”的故事而得名。目连救母的故事最早见载于佛家经典,起源于西晋,唐代的《盂兰盆经》中也有记载。宋代有《目连救母》杂剧和敦煌《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相继问世,但对社会影响不大。目连救母的故事以戏剧的形式广为流传,以至在中国戏剧史上产生一定影响,与祁门密切相关。自唐以来,祁门各地的僧寺和道观一直兴盛,香火不断,宗教气氛浓厚,祁门西路也流传一个“萝卜救母”的故事。到了明代,祁门清溪人郑之珍,笃信佛教,为借戏曲宣扬佛理,劝人为善,以正社会之风气,在这些杂剧、变文、传说的基础上,于1579年撰写《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因为戏文故事本身为民众所熟悉,其中所宣传的忠、孝、节、义为社会传统所认同,加上唱白质朴,广用民间土语、谚语,并穿插了筋斗、蹬坛、跳索、窜火等杂技表演,精彩刺激,所以《劝善戏文》一经搬上舞台,即受到大众欢迎,逐渐形成一个新的剧种——目连戏。郑本目连戏一经产生,就在原徽州所属的祁门、休宁、石台、婺源、歙县、等地流传开来。最早组织班社演出的是祁门西乡的栗木村,接着徽属六县目连戏班社纷纷建立并组织演出,据初步调查,明清时期徽州及其周边的目连戏就有20个左右。且流传到江苏、浙江、江西、湖南、福建、四川等地,被许多地方剧种移植上演,如四川高腔《目连传》,绍剧《救母记》,莆仙戏《目连救母》。清康熙年间,皇宫也开始搬演郑之珍的《劝善戏文》。乾隆年间,张照参考郑之珍的原著,编撰宫廷大戏《劝善全科》,共240出,连演10天。而且,随着佛教的传播,目连戏甚至远传到东南沿海及川滇等地。今天徽剧、川剧、汉剧、婺剧、昆曲、黄梅戏、桂剧、湘剧尚保留目连戏中的《双下山》、《王婆骂鸡》、《哑背疯》、《老背少》等折子戏。目连戏300余年经久不衰,一直传至建国初期,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明清之际直到民国年间,流传在徽属六县的目连班社,不下数十个:其中影响较大、活动面较广的,除祁门、石台班社外(祁门箬坑的“马山班”、彭龙的“沥溪班”、渚口的“樵溪班”、以及清溪、环砂、奇岭等地班社和石台兰关乡“大宇坑班”、大演乡“高田班”、剡溪“同乐班”)还有歙县长陔的“韶坑班”、长标的“劝善班”、婺源庆源村的“舞鬼戏班”等。在清乾隆以后,徽州徽戏蓬勃发展,清末民初流布在徽州各县的六十来个徽戏班社,也大多能搬演目连戏或能演一部分折子戏。休宁每年的五月初一的“五猖庙会”,万安镇农历正月十六日的“水龙庙会”,都必唱《目连救母》。屯溪阳湖溪滩,民国末年还演出了三天三夜目连戏,并由纸工扎成三十六个同人一样大小的鬼魂形象,由目连戏班大肆超度,盛况空前。徽州目连戏基本内容《劝善戏文》分上、中、下3卷100出,其宗旨是宣扬孝义,提倡行善。它描写了傅相一家人的命运,傅相行善而升入天堂,其妻刘氏不敬神明,被打入地狱,其子傅罗卜孝母情真,地狱寻母,历尽艰险,终于感动神明,救母脱离地狱。作者将儒家文化精神灌注到了目连救母这一佛教故事中,在大力弘扬故事原有的“孝”的理念同时,还增添笔墨,写目连辞谢朝廷征召,阐释了《孝经》等儒家典籍中“移孝作忠”的忠、孝两者的关系。又添设了目连未婚妻曹赛英矢志守节最终出家的情节,把传统妇女的“贞节”观也纳入了这个故事体系中,表现了徽州“程朱理学”的文化理念。剧本还以大量篇幅宣扬了佛教的“因果轮回”和道教的“阴阳二气”、“天命”等观念,三教教义融会贯通,内容相当庞杂,几乎囊括了当时传统社会所倡导的意识形态。《劝善戏文》反映了徽州的风土人情,有着浓郁的地方色彩。据考证,剧中不少地名都有出处,如环砂城即历口乡的环砂村,4个强盗放下屠刀的地方即今日历口镇的马蹄岭,40里的黑森林即通往安庆的大赤岭。剧中唱白质朴,不避俚俗,广用民间土语、谚语是其特色之一。如“人善人欺天不欺,举头三尺有神明”、“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这种不拘格式的语言,来自于社会民间,乐于为民众所接受,《劝善戏文》戏剧的广泛流行又丰富发展了地方语言,如剧中“刘氏婆”一词成为人们口头语中口是心非长舌妇的代名词。其次目连戏的演出形式与徽州民俗有着密切的联系,目连戏的演出时间一般都与庙会、迎神、祭祀等活动相结合,反映了强烈的宗教色彩,其表演形式和徽州民间的一些民俗活动融为一体。目连戏一般在开演前要进行“祭猖”、“清台”或“跑马”,正戏当中要穿插爬杆、窜火、叠罗汉等民间杂耍,正戏结束时要举行声势浩大的“赶鬼”,而“祭猖”是民间“五猖会”活动的一部分;“跑马”是民间灯会形式;爬杆、叠罗汉之类,是民间逢年过节的喜庆习武活动;“赶鬼”或“叫魂”则是民间的巫婆神汉给人看病除灾的一种手段,值得称道的是,目连戏武技高超的特点,为后来徽班武戏表演奠定了基础,这也是最为吸引观众的地方之一。制品及作品等相关器具1.演出道具:目连戏演出道具均为演出前由戏班中老艺人现扎,演出结束后要集中到村口焚烧,因此,演出道具的传承非常重要。2.演出剧本:《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明庠生郑之珍著,叶宗泰校,明万历十年新安高石山房刻印上、中、下三卷100出,共三册。现仅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黄山市博物馆、祁门县博物馆有藏本。郑本目连戏木刻版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由国家征集保存在安徽省博物馆。基本特征:地域特征明显,目连戏的作者是徽州人,因而剧本反映了徽州的风土民情,它不仅来源徽州农村生活实际,而且融入到徽州民俗风情中去,有着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流传发展广泛,徽州目连戏起源于祁门,由于目连戏内容通俗易懂,又有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杂耍,出神入怪等表演形式,因而流传很快。流传的范围到达徽属六县以及邻省、邻县地区。说它广,一是班社分布广,二是演出活动广。已发现的目连戏班即有20个左右,演出时间长可达七天七夜,演出规模大。3.演出唱腔古老:基本唱腔是“弋阳腔”。明中叶流行于徽州一带的“徽池雅调”,即徽州腔、青阳腔,还有很大一部分唱腔是来自当地或外地流传的民间小调,还有的唱腔与齐云山的“道士腔”非常相似。以鼓击节,锣钹伴奏,不用管弦,上寿时则用唢呐。4.吸收民间艺术,演出形式多样化:目连戏武技高超,熟练地吸收了民间武技杂耍,能走索、跳圈、窜火、窜剑、蹬桌、滚打等。并把这些技巧融汇到剧情当中,成为表演武戏的特殊招式,为后来徽班的武戏表演奠定了基础。5.大多传承有序:演出班社大多以宗族为单位组班,即一个班社均由同宗同族的人氏组成,外姓人不得加入。还有一个独特的特征:在目连戏的演出中演员既是观众,观众也是演员,演员和观众浑然一体,台上台下打成一片。徽州目连戏主要价值1.历史价值:有关目连的故事最早源自公元一世纪印度著名诗人、剧作家马鸣创作,至迟在五世纪前传入我国西域,因缺少戏剧因子,变化为故事流传。徽州目连戏的产生于明万历年间郑之珍(1518-1595)作《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至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长期以来,目连戏作为一个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一个戏曲,在徽州及其周边以至后来流转至大半个中国,都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从关于目连戏的发展史可以看出徽州文化的一个缩影,为广大专家、学者研究徽文化提供了大量的历史资料。2.文化价值:徽州目连戏作为徽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无论是从目连戏的创作者郑之珍,还是剧本中所描写的剧情及人物,都是与徽州紧密相融,特别是他的产生、发展与徽文化的发展相交融,反映了徽州的风土人情,有着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徽州目连戏本身也是一种徽文化。流传下来的戏剧文本及木刻版为研究我国戏曲史提供了的重要史料。3.艺术价值:目连戏是个复杂的文艺现象,是各种思想历史积淀,它涵盖多元思想,包容多种艺术。在思想内容方面,具有广泛性、多科性和涵盖性,是个宽大的载体,溶合儒、释、道三家思想;在艺术形式上,目连戏演出时,有脚色行当、唱做念打,包容各种杂技、歌舞、百戏,以及大量的民间风俗,并注意人物性格的刻画和矛盾冲突的安排,具有结构艺术的整体性。堪称我国戏曲史上的活化石。4.现实价值:徽州目连戏传承至今,有它特定的社会、历史和文化环境。今天,目连戏及戏班的发展创造了一定的物质条件。如何在失去生存环境的情况下如何更好的创新发展,以发挥它的经济价值,应该是旅游的发展提供了发展的基础。首先,要做好徽州目连戏的发掘,保护宣传好这一古老戏种,并设法创新发展。其次,依托旅游开发,组建一支业余目连戏演出队伍,为外来旅游、研究团体表演。另外,争取政府和有关学术研究中心的投入,为目连戏的继续传承发展下去创造物质基础。徽州目连戏濒危状况1.传承后继乏人:唱腔古老,难懂难唱难学,是人鬼神相融的三界演出,一般人不愿出演。基于此,抢救保护的力度亟需加强。2.缺乏演出土壤:在文革时被当做迷信给予打击,从而在徽州失去了传承的土壤,这种一般祈神还愿,随着农村的观念变化,同样也失去了演出机会。再由于交通闭塞,旅游没有形成气候,因此也没有演出空间。3.缺乏创新意识:目连戏所宣扬的内容具有时代局限性,符合当时条件下群众的思想意识,并能为当时的封建统治阶级所允许,有它存在和发展的背景。但是,随着现代社会文明的高速发展,农村群众文化生活的进一步丰富多彩,目连戏的发展继承空间很小,已逐渐退出舞台。虽然我们已初步做了些保护研究工作,但缺乏系统、专业的规划和保护。随着时间的流失以及当地戏班一些老艺人的相继老去,如果我们不能“汲取精华、去其糟粕”,创新发展的话,我们将丧失这一古老剧种。专家论证推荐意见安徽大学戏曲专家朱万曙说:目连故事和目连戏在中国流传久远,但集大成并编撰为戏文流传的则是明代徽州祁门人郑之珍。郑本目连戏一经产生,就由当地栗木村最早搬上舞台,接着在原徽州所属的六县流传,进而流传到江苏、浙江、江西、湖南、四川等地,300余年经久不衰,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而徽州也成为目连戏最重要的流传地。徽州目连戏作为徽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产生、发展与徽文化的发展相辅相成。徽州目连戏无论是郑之珍本还是民间抄本都反映了徽州的风土人情,有着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流传下来的文本及刻版为研究我国戏曲史提供了重要的史料。在艺术形式上,有脚色行当、唱作念打,包容各种杂技、歌舞、百戏、民俗,并注意人物性格的刻画和戏剧冲突的安排,具有结构艺术的整体性。徽州目连戏在明代后期就开成了走索、跳圈、窜火、窜剑、蹬桌、滚打等表演武戏的特殊招式,它们也为后来徽班的武戏表演奠定了基础。徽州目连戏堪称我国戏曲史上的活化石,是一份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值得抢救、挖掘、保护和继承。特此郑重推荐“徽州目连戏”申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中文名  郑之珍国籍  中国出生地  安徽祁门出生日期  1518年逝世日期  1595年职业  戏曲作家代表作品  《目连救母劝善戏文》  汝席  高石时期  明万历

郑之珍,字汝席,号高石,明万历补邑庠生。后来祁门县文化部门,在渚口乡清溪村发现了郑之珍夫妇合葬墓及《清溪郑氏族谱》,确认他为祁门县渚口乡清溪人。郑之珍在《新编目连戏救母劝善戏文》序中自述:“幼学夫子而志春秋,惜文不趋时,而学不获遂,于是萎念于翰场,而游心于方外。

六合联盟 2

郑之珍生平经历介绍:

郑之珍父亲云,字天丽,号西庵,卷二有其详细传记,说他“幼遭痘毒,手足不能动,履人以废笃目之”,到嘉靖壬午年痊愈,和同族弟、侄“且贾且商”;他也喜爱读书,“凡过目者彻首尾可以背诵”。

同时还精于卦命,“远近之人,凡决疑者常填门,所断祸福、得失、生死,一毫不爽,人遂号为‘西庵先生’”。郑之珍的母亲鲍氏,名宝贞,她“出自名门,饱谙妇道”,卷二“世德”中也有她的传记。郑之珍兄弟七人,他居长,六个弟弟依次为之班、之璪、之环、之珀、之珊、之瑜。

关于郑之珍的生平,卷二收载有他的女婿叶宗泰的《高石郑先生传》,较之民国十一年重修的《清溪郑氏宗谱》详细许多,这里转录于下:

高石郑先生讳之珍,字汝席,高石其别号也。先生生于正德戊寅年九月二十四日。先是七月,先生有兄名富,以痢疾殇,大父德容公甚哀悼之;时二女归宁,共为吊释,幸先生生焉,举家欣喜,以骨肉完聚,因名集;适以乡里俗议,带子哭子则防难育,于是因以先生寄养于邻家。

先生自幼病目,虽入蒙学,记名而已。至嘉靖甲午,先生自奋入大学,每遇晨昏,听人读书,读者未熟,先生已洞然于心胸矣。初与少潭兄弟受业于一山先生,又同予兄鹤墩受业于伯光山门下习《春秋》,最后又受业于陈文溪先生门下习《礼记》,又同王之翰等受《礼记》于刘苏庵先生门下。

六合联盟 3

先生性敏学博,读书过目不忘,苏庵先生甚奇之。自补邑庠,小试屡捷,大考则终坐,目病艰于书写。娶芦溪汪氏姤真,性贤淑端重,助夫读书。先生同母兄弟凡五人,嘉靖壬子以母倦勤分?,时先生游学于太平,孺人治家,井井有条,虽老妪莫过。先生好义广交,朋友络绎不绝,孺人竭力款待,多方辐辏,并无吝心难色,不惟朋友莫知其艰,虽先生亦莫之知也。

事舅姑至孝,姑卒,舅纳婢董氏,生子二人,孺人皆保抱之,绝无忌心。妯娌虽多,孺人以和养率之,雍雍然而无争竞,夫妇同心,内外一致。嘉靖庚子生长子为德,即为元,娶正冲陈氏;癸卯生长女蓬仙,即宗泰之配也;已酉生次女莱仙,适浮北城门廪生吴时相;丁巳年生次子四寿,即调元,初聘在城谢氏,将娶而卒,继娶式溪程氏。

孙男光祖、启祖、弘祖、绍祖、明祖、奇祖,女孙妙金,长子之所出也。孙男昭祖、女孙爱金,次子之所出也。光祖娶泰之侄女叶氏,生子大声;启祖聘汪村汪说之女,怡祖聘竹源陈善政之女,皆名门。余孙尚未之聘。时先生之年六旬有六,孺人之年六旬有三,各各强健;子媳双双,各能克家;孙男曾孙,绳绳聪慧。

泰虽不才,二婿亦皆儒流。泰有二子一女,而姨氏亦同是,皆天伦至乐,不可以幸得也。噫嘻难哉!先生天性好善嫉恶,虽未大行于天下,然《劝善》一记,千载不磨;且倡议率族置祀产、创祀屋、立祀户,奉先御下,睦邻恤贫,政施于家,炳炳朗朗,较之卑官一任,泽及何如!先生修家乘将成,于己无一言,余适至,因略叙先生夫妇之名号于此。

论曰:世称大丈夫之生也,贵于立德立功立言。先生立德于孝弟,立功于宗族,立言于文章,实无忝于所生也。故天锡之以家业优裕,多富也;皓首齐眉,多寿也;桂兰茁秀,多男也。古之“三祝”兼之矣!若先生者,世岂多见哉!

由这篇传记我们可知,郑之珍从小眼睛不好,也由于“目病艰于书写”,所以“大考则终坐”,未能博得功名。他曾入多人门下习学《春秋》《礼记》,并游学太平。他有子二,名为元、调元,有女二,名蓬仙、莱仙。

六合联盟 4

郑之珍代表作品有哪些?

时寓秋浦之剡溪,乃取目连救母之事,编为劝善记三册。敷之声歌,使有耳者之共闻;着之象形,使有目者之共睹。”郑之珍屡考不第,直至中年弃考从教,便座学于祁门、石台一带山村,塾教之余,据《佛说孟兰盆经》情节将徽州民间传说、爱情故事揉和进去,潇潇洒洒编成了《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三册100折。

郑之珍编写的《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在民间舞台上久演不衰,“支配三百年来中下社会之人心”,并随徽商流寓大半个中国,对徽剧、川剧、汉剧、豫剧、昆曲等诸大剧种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

叙伦堂在哪里?

寻找郑氏宗祠“叙伦堂”,去瞻仰晚唐时期郑传的“司徒世家”。然而,“叙伦堂”宗祠已失去了昔日“司徒世家”那种辉煌与宏伟,宗祠的门厅与寝堂已全倒塌了,只剩下享堂孤零零在秋风中吟呻。再也找不到“清溪鱼跃禹门浪,幽谷茑迁乔木林”那种美景了。

叙伦堂,位于歙县石潭村。建于明万历初,清代曾维修。五楹三进,通面阔15米,进深45米。因中进有大小梁100根,故又名"百梁厅"。由于地处山谷,地基有限,大门前即为小巷,不留广场,门厅内外廊入深亦较浅,不足8米,门楼低矮。

中进入深14米多,高大宽敞。前天并宽9.35米,深6.6米,足够采光。中进前廊轩棚在双步梁上设莲花盘斗,立瓜柱一对,上承大檐仿,每间枋上再承一对小梁,梁上置金柱。枋与小梁相接处,装倒挂花插,配上枋下雕作的垫木和梁下雕花雀替,非常精美。后进因靠山,台基较高,虽无楼,其侧立面与中进亦相衬。现为歙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六合联盟